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この記事のURL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夏之名前(4)
(4)
当我们在匆忙行走的人群中眼神终于相会的时候,最终电车合着铛铛铛的警铃声开走了。我忽然产生一种我们是两个被遗弃的人的错觉。一瞬间涩谷的繁华街变成没有月光的沙漠。
但是她反而很激动,眼泪也似乎要掉下来。
“我没有很难看吧?”她摸着变短了的头发含着泪笑着问我。
“哇!可爱死了!”我夸张的作出被箭射中的姿势。
从那时候我的大脑忽然奇异的开始两个轨道一般的运转,一个是过去,一个是现实。

那天晚上勇介有给我打电话,说抱歉之类的话。
我请他帮忙,因为刚才告诉了家人我今天晚上住勇介家不回去了。
“为什么?”他语气里带着狐疑。
“错过了终电啦。”我说,但是没希望他会相信这样的谎话。但是出乎意料的勇介没有问下去,也没有念我是笨蛋,只是很干脆的说,那好吧,但是别忘记明天的排练。
但是我忽然觉得他在挂掉电话的时候什么都知道了。我今天的直觉真是奇怪的过分,甚至开始莫名的不安起来。然后很快就忘记了。
我去了加代的家,她一个人住。她说在附近念专科学校,打些零工。
“没想到能再见到你呢,我。”她端着热茶,小小的抿上一口:“不过,英喜好像和从前不太一样了呢……”
“怎么不一样了?”我笑。
她凑近我,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我们很自然的开始接吻,开始脱掉彼此的衣服。好像电视剧的情节安排好的一样,我们已经谙熟剧本,只是忽然找到时机来演出来而已。
我们在她浅蓝色的床上做爱做的事情,最开始还有一点生疏,但是很快的就陷入进去。
细节模糊。我记得后来睡着的时候她把棉被盖过我露在空气里的肩膀,然后把我的头轻轻搂在怀里。
这个世界上会这样对我的,大概只有加代一个人了。
不知道她当初因为什么原因开始讨厌我提出分手。只记得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感到生活的不安定感,让人没有特定频率的会偶尔感觉恐惧。
人对第一个身体上的对象总是怀着依赖感。然后有一天忽然无法再依赖对方,短暂的忧郁之后是可以明显意识到的成长。
在分开的这段时间里,我们是怎样的成长着呢。
成长成为了什么样的人呢。
我心里叹息了一声。阔别了很久很久的叹息。

早上她送我出门的时候依旧睡眼惺忪,帮我整理一下领子,小声地说:“昨天跟你讲的,还记得么?”
“什么?”
“你跟从前不一样了哦。”
“从前的你不会这样让人想去宠爱哦,只是经常会惹人恼怒。”她嘴角扬起来。
“那么要继续宠爱我。”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着说。
“英喜……好像是在被爱着的样子呢。”她歪着头:“是谁呢?”
“哎,不知道哦~ ~”我伸个懒腰。刚把胳膊举过头顶,她忽然抱住我。
“给我打电话,还有,有时间来找我。”她的声音埋进我的制服里,听上去闷闷的。
我也紧抱住她,给她安心的答案。


后来我明白那只是逃避的方式一种,就好像一般路盲的人反而会随心所欲的乱走起来。懒得看地图,懒得寻找路标,懒得向别人询问。
而且,又有谁能回答我呢。
再过几个小时又要和勇介见面,我可以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笑脸依旧。
在车站口查看了一下手机,原来他后来又有打电话给我。
勇介的名字静静的显示在屏幕上。凌晨4点32分。这么晚,或者说这么早。
我忽然想,这个是,地球上几十亿个人中,我喜欢着的那个人打给我的电话呢。
我颤抖着呼出白色的气息。
冬天是不是可以快点过去。


-----------------------------------------------------------------
快要把colorful听烂了的某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5/10/27】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段落 | CM(1) | ▲ top
夏の名前(3)
同学们,奇迹发生了,我今天居然开始更新这个文了……

废话不说了||||||||
---------------------------------------------------------
(3)
初体验是14岁。去学姐家一起做暑假的观察日记,准确地讲,是被引诱了。
之后一直以学姐和学弟的身份发生关系。
仿佛西瓜皮和壤相接的部分,奇妙的不好形容出来的味道。
然后就被讨厌。
有一次做完以后她用厌恶的眼神看了我一会以后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懒得再跟你讲话。”
意识到西瓜皮原来是不能这样吃掉的。
这显然是误会,我什么也没有做过。
我只是错在天生的被怀疑体质而已。
圣诞节快到的时候,勇介有一次闲聊着说,三个人一起出去玩吧。
“哪三个人?”
“你,我,良乃。”
“原来你喜欢被电灯泡照射阿?”
搂着良乃肩膀的勇介让我觉得陌生而不适。电灯泡其实也是很辛苦的角色。
但是我还是答应了。
圣诞节让城市变得漂亮起来,无论街景还是路过的人。只是良乃的脸上掩饰不住的色。
“干什么嘛,忽然说有事来不了!”她用长靴的跟狠狠地踢自动贩卖机旁边的垃圾桶。
我只好施展浑身解数劝她。
“英喜难道不生气吗?”她腮帮鼓鼓的看着我说。
“我没有生气呀~”我扮天使微笑。
“真没办法。”她不禁也笑出来:“英喜就是太好心了,才被勇介这么肆无忌惮的放掉鸽子。”
她脸色终于恢复正常以后,我们并肩在街上走着打发时间。
我们无聊的逛过一条又一条街,我的手里渐渐多出好几个她的购物袋。
涩谷站前的天桥下面被做调查的女生拦住,关于恋人之间最重视的问题。
良乃很快的选择了专情。
我往下面看了三行,选择了默契。
“我们的活动会选出三对幸运的情侣可以获得明年2月参加北海道雪之祭的招待券,如果可以的话请留下您的姓名和联络方式。”
我欢呼起来,良乃敲了我的头,叫我笨蛋。
但是我还是很开心的留下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也没有在乎这样子是不是造成了自己的个人情报流失。
“真搞不懂你也,难道你去不起北海道吗?一个抽选就开心成这样子?”
“就是要占便宜才更开心嘛!”我争辩。
然后她就懒得再理睬我,转而去烦恼为什么圣诞节一片雪都没有下这样的问题。
11点快到的时候,她终于决定回家。我把她送进车站,用尽全身力气伸了个懒腰,原来有女朋友也是这么累人的事情。我有点觉悟的感觉,继而开始有点同情或者佩服勇介。
这个家伙,虽然之前没有意识到,但是好象比我先变成大人了。
因为没有下雪,所以可以看到很多星星。
我微笑着看着天空,身边的人川流不息,城市不睡觉,幸福满溢到整条街。
原来自己也可以这么感性。
这个时候的勇介在哪里呢。
大概我是有点想他。认真计算了一下,我们大概54个小时没有见面。这54个小时里他吃了多少东西,睡了多少觉,说了多少句话,跟谁在一起,是高兴还是为了什么事情发怒。
这样的事情我忽然很想知道。
我垂下头习惯性的用手腕内侧去蹭额头。
如果说产生了莫名的情绪,大概也是因为环境的原因,把很多以前的事情从记忆里一点一点的收集出来,然后暖暖的捂起来,让他们产生神奇的化学反应。
口袋里忽然嗡嗡的震动起来,不认识的号码。
我汗水,该不会这么快就通知我北海道招待的抽选结果吧?


“请问是绪方君吗?”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是的,请问您是……”
对方沉默了很久。我隐约觉得她似乎是有很想说的话,或者有很多话想说,只是在努力说出来或者在挣扎着想要说出第一句话而已。
“英喜,还记得我吗?……我是加代啊。”
她忽然轻松下来,语气里还带着一丝欣喜。
“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呢。”
我忽然想到刚才留给人家电话号码的时候,怪不得感觉到会有被视线注视着的感觉。
个人情报就这样流失掉了?我笑得咧了下嘴。
“前辈好久不见。”
我元气满满的大声对电话那边的她说



=============================================================
决定走暧昧路线算了。





下次找个机会写点h,好久没有写了有点不爽的…………
【2005/10/23】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段落 | CM(6) | ▲ top
既然最近在翻teppei’s カキコ就顺便帖过来。
9/6
睡得很晚呢~
都过了12点了( ̄□ ̄;)!!今天总觉得倏的一下就过去了。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嘛,因为一定过得很充实!明天也要很早就过去那边。那么晚安☆


9/4之一
完全疏忽了
如同题目,完全的疏忽了(-△-;)
真是很容易变的阴天呢~这样想的时候忽然大雨就下起来了( ̄□ ̄;)!!只被淋湿了一点真是太好了,但是最近还真是被雨喜欢上了呢(・・?)


9/4之二
又要来了
台风又在接近了呢。这次的台风貌似很大型(-□-;)
明天好像会更迫近,不小心可是不行呢!
今天也是满天乌云好像要下很大的样子呢。


9/2
9月到来了
昨天开始已经是9月了吗~暑假也结束了,开始上课了,还习惯一直以来的生活节奏吗?
我虽然和暑假没什么关系,但是电视剧已经接近尾声了呢。摄影也突入最终话了。我会依旧在令人开心的现场努力着的!
今天的第9话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敬请期待~(^^ゞ

9/7之一

伞居然!?
哎呀~台风的影响真是很大的样子呢!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也说现在因为台风来袭“麻烦的很呢~”。
我弟弟今天拿着伞走在外面,突然刮来的风居然把伞都刮坏了(≧_≦)
明天的天气预报一定要关注哦!

9/7之二
云的流动
连着几天都在说台风的事情,但是今天的风真的很大令人惊讶阿(;^_^A
虽然开始没有下雨,但是云的流动特别特别快就在外面欣赏了一会儿。傍晚的时候风停了,仰望天空,真是让人想要一定拍照下来的美丽(^.^)b
真想让大家也都看一看!
(插花:那天正好我也顶风出门,看到了黄昏的天空,真是美丽至极……最后加一张照片是自己拍的,笑。那天我去family club看到被抽中看少俱当舞台背景的女人们在练习拍手- -郁闷)


9/9之一
続々と

接下来
晚上好。今天在摄影棚的摄影终了了。接下来就只有外景了哦!
教室的镜头结束了突然觉得很寂寞。演员们也陆续完成了自己戏分,人数一下子减少了(>_<)
我虽然过不久也要完成全部的戏分了,但是还是很想继续享受一点英喜的乐趣呢♪

9/9之二


只剩下一话了啊
ドラゴン桜只剩下最后一话就完结了呢。还想要看更多一些呢~!
今天的放送中忽然改换了季节,考试也终于临近正式了。下周还是绝对不要错过比较好噢(^^)v
马上鬼嫁[就是鬼嫁日记啦,没有人不知道吧?汗by/译者]那边也要开始了,但是现在也很有趣所以很开心的♪

(插花继续:今天的龙樱自己看到流泪了,汗水。原来之前山p他们讨论关于哭戏的问题就是这里哦。还有昨天山p和teppei还有别的几个人有一起去吃饭- -没营养的新闻- -)
这个帖子里的图片是我那天自己在外面拍到的天空啦~~~~
PICT0094.jpg

【2005/09/10】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段落 | CM(1) | TB(0) | ▲ top
[翻译]teppei写真集 special interview(第4部分完结)
在拍「ごくせん」的时候,十分注意按照不破先生的话去做。「这次要说出自己的意见」这样。还有一点,大概也是占卜的功效。快要开拍「ごくせん」之前有杂志上关于接受占卜自己性格和运势的企画。那时候也被告知说「把自己的意见说出来比较好」。因为「那样做的话前路会变得更开阔」。其实我一直是不怎么相信占卜的,但是当时却觉得有了坚实的后盾一样,深深的感到「好!一定要把自己的意见说出来!」这样。
拼命的思考带有自己特色的小武的印象,最初在试装的时候一口气全部说了出来,大家都有很认真的听取。虽然很开心,但还是觉得「只说了这些是完全不够的,还是很幼稚啊」。直到最后都完全的没有分心,发型的多样和表情变化等等,都在认真考虑着。
这样做得到的益处就是变得非常有自信了。觉得自己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如果没有「水男孩2」,也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在那之间进行的两次街头表演也对自己有很大影响。正是一点一点的经验积累,才有了现在的自己。「ごくせん」之后被大家的瞩视,自己多少也感觉到了。但是没有觉得满足,因为最重要的现在才要开始。
今后也一定要更加磨炼自己,发挥出自己的魅力所在。音乐方面还做的不好,我想变的像那种即使男人看到了也会说「好强!」的那种优秀。也想变成像唐泽寿明那样有味道的演员。不管哪一样做起来都不是简单的事情。只是练习不一定能马上达到自己想要得结果,但正是因为这样才有继续练习下去的意义,我觉得只要去做就会很开心的。
现在再回顾一下从前,将近4年的时间里,自己真的变化了很多,一点点的变成了大人了吧。虽然经常笨拙的乱担心的毛病还是照旧。对于自己是艺能人这一点还是没有什么意识,只是普通的19岁男生而已。也会去松屋吃个牛丼,超市的优惠券也会好好存起来(笑)。这样的事情大概以后也不会变化的。
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的意志,是比以前强烈了很多。相对的,不安的成分也比最初的时候加了很多。烦恼程度和当初是完全不能比的。但是心情永远会是「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输掉」这样的!(最后一句话用了关西腔^_^)
完成了!!!!!!!!!!!!!!!!!!!!!!!!!!!!!!!!!!!!!!!!!!!!!!!!!!!!!!!!!!!!!!!!!!!!!!!!!!
Teppei你就是我继续在松屋打工的动力!!!!!!!!!!!!!!!!!!!!!!!!!!!!!!!!!!!!!!!!!!!!!!
【2005/09/08】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段落 | CM(1) | TB(0) | ▲ top
[翻译]teppei写真集 special interview(第3部分)
就是这样一无所知的状态中,一点一点的成长了起来。那时候和很多人的相遇,也让我学到了很多事情。也荣幸的和“推进你的人生”的佐佐木藏之介还有二反田雅澄,山口智充,藤原纪香等等很有经验的演员一起合作。从他们那里得到了不少的意见和鼓励,一点一点的让自己有了变化。
那之后就是有了在「不良少年回母校」中第一次和很多同龄人一起演戏的体验,这一次体会到了校园剧的难度。后来有两季(6个月)没有出演电视剧的工作。那段日子真的过的很艰难。因为没有事情做,所以一个人在房间里的时候,总是为“我究竟在做什么?”而焦虑不安着。
变得几乎骨瘦如柴了呢。虽然是有正常的吃东西,但大概是因为精神上的问题所以才变瘦的吧。(超级心疼的TT)
但是那时候是被WaT开始的街头表演而拯救了。如果没有那段时间可能会更加消沉下去,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喜欢弹吉他和写曲子吧。能见到很多音乐界的人士真的是很开心的。不是在大街上,而是付钱去看的,所以感觉很休闲就是了。只是很强烈的感觉到能有自己的事情做真的是一种幸福。
之后马上就决定了要出演「水男孩2」,还进行了花样游泳合宿。虽然觉得花样游泳有点够呛的,但总之因为想演,所以听说要接受训练的时候高兴极了。实际上无论是合宿还是练习都比想象的困难的多。刚开始想“要持续到啥时候阿?”突然发现“阿只剩下一个星期了!”这样子……焦急的不行。直到真正拍摄的前一天还无法完成最精彩画面(五层叠塔)的难度动作。但是又不能允许失败,自己想办法也无法弥补,真是感觉超级紧迫的。所以完成那个动作的时候真是高兴死了。演电视剧以来真正的那样泣不成声还是第一次。对我来说是一生都无法忘记的。那部作品也变成了任何东西也无法替代的宝物。
和花样游泳教练不破先生的相遇也是很重要的经历。正式拍摄前有幸收到了他写给我的信。上面写着:「努力,忍耐,地道,和昭和之名很相称的男人」。被感动的一塌糊涂。那个我在特别节目里也有说过的,写了很严厉的话呢。我很不擅长介绍自己的主张,开会讨论的时候也几乎都不会提出自己的意见。不破先生在信里说:「沉默着就什么也无法传达给别人知道哦,试着说说自己在想的东西怎么样?这样别人就会认可你的努力了。大家可都等着徹平你的意见呢。」虽然也写了让我很开心的表扬的话,但是看到这样严厉的话是尤其让我高兴的,因为在那之前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那样的话,真的是很深入的在审视着自己。直到现在我还牢记着不破先生的话,像他说的那样认真去做事,很好的保存着他给我的信,这样不断的向前行进着。
^^^^^^^^^^^^^^^^^^^^^^^^^^^^^^^^^^^^^^^^^^^^^^^^^^^^^^^^^^^^^^^^^
这次作的比较多……好多地方都让我长吁短叹的- -||||||||||||
【2005/09/03】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段落 | CM(2) | TB(0) | ▲ top
[翻译]teppei写真集 special interview(第2部分)
还有就是觉得必须要磨练外在。在这以前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外表怎么在意过。想着反正对照杂志自己弄就可以,但是无论如何不能做的很好。有了发型师和造型师以后,才渐渐的明白自己适合怎样的风格的发型和服装。
出去玩之类的事情,基本上是没有时间做的了。在大阪的时候,放学以后总还可以参加俱乐部活动,或者和朋友出去玩。但是在这里放学之后马上就要回家,或者去上训练课。现在也是没有什么可以玩的时间。我真的满想出去玩的啦,但是时间表上完全空不出来。比如马上有新的电视剧要开拍的时候,即使出去玩也在一直考虑拍摄的事情,要有live的时候也是,一直在想着“这回的演出没关系吧?”什么的。有玩的时间是不是去练歌比较好,之类的。一开始玩马上就开始担心这样的事情。虽然练习的时间是肯定在练习的。所以经常被人说“去玩也没关系的吧”,或者“你考虑太多了啦”。瑛士也经常这么念我呐。说“该去玩的时候就去玩,该认真做事的时候就认真做事不是最好吗?”。但是我只是性格如此而已,虽然自己也挺不喜欢这一点的。
最初参演的电视剧<天体观测>的时候真的是一点都不容易。为了不给周围的人添麻烦,蹑手蹑脚的真是竭尽全力。为了理解分配给自己的内容每时每刻都没有轻松过。辛苦的事情也是有的哦。但是从来没有跟朋友或者工作关系的人诉苦过呢。越是辛苦就越不可以说“好辛苦阿”,不是不能说而是不想说,以前开始性格就是这样的。
但是只有会跟双亲吐一吐苦水。那时候几乎每天都要打电话回家。想要回去大阪的念头是没有,那样的话也说不出口,只是希望偶尔能够有人能听自己抱怨一下而已。原本就是关系很好的家庭,即使彼此分离,也还是有很深的羁绊存在的。
还有和大阪的朋友讲话的时间也很少,最近虽然没有怎么联络过,但是回去的话,大家的关系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变化,朋友的存在,让我得到很大的支持。

【2005/09/01】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段落 | CM(0) | TB(0) | ▲ top
| メイン | 次ペー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