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この記事のURL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叔叔终于有演出活动了。
今天在电车上用手机看到消息的时候激动地差点没跳轨- -
研究以后才发现限定只有三重县的人可以参加抽选,而且只有800人。。。。。。。。。。。。。。
太商业了…………………………
某个金融机构的宣传演出- -
不爽。。。。。。。。。。。。。。。。。。。。。。。。。。。
超级不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5/08/31】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0) | TB(0) | ▲ top
朋友在池袋拍到的照片。
没有口水……不评论了= =050827_1513~01.jpg

【2005/08/31】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0) | TB(0) | ▲ top
小三同学看到以后必将狂吼的事情。
交通安全パレード『一日署長』



● 生田斗真
主催: 品川警察署(東京都品川区)
日付: 9月25日(日)
時間: 12:00出発 13:30終了 予定
内容: 品川警察一日署長に任命された生田斗真が警察のオープンカーに乗り旧東海道の八ツ山から青物横丁「品川寺」までパレードを行います。途中、
「交通安全祈願」や「交通安全の案内の配布」を行います。

パレード当日、品川ではお祭りが同時開催されています。
大勢の方が集まりますので警察・警備員の指示には従い、安全に楽しく過ごせるようにご協力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 当日の状況により変更になる場合があります。あらかじめご了承ください。
※ 品川警察署・品川寺などへのお問い合わせはご遠慮ください。
お問い合わせはファミリークラブへお願いします。



-----------------------------------------------------------------
忽然发现自己原本空空荡荡的时间表一下子又充实了起来~~~~~~~~~~~~~``开心开心开心~~~~~~~~~~~~``大切的时间不可浪费哦~~~~~~~~
可以看到生toma勒(大概- -)
【2005/08/31】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0) | TB(0) | ▲ top
[翻译]teppei first写真集special interview vol.1
高一的时候参加junon superboy contest,对我来说是人生最大的转机。在那之前对自己将来的梦想没有太多考虑,也全然没有想到能进入艺能届。那样的自己能拿到最优赏,决定开始在这个世界里打拼虽然感到很不可思议,但是也觉得这大概就是命运。自己的选择是没有错误的,有这样的自信。
但是,最初当然是非常不安的。因为进入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所以陷入一种一无所知的状态,甚至对于一个月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也无法想象。总之只能尽力而为。但是认输的行为,比如“三年以后还没有出人头地就回大阪去好了”之类的念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既然做了就在这个世界里做到底吧!这样决定了。
来到东京正是要升上高二之前。虽然转校到有艺能班的高中里,但是一进入教室还是很吃惊。因为这里见到的都是之前只能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人嘛!(笑)觉得好不可思议。也感到有些和环境格格不入,“我留在这里真的可以吗?”之类的。但是和大家普通的接触以后,发觉“啊,其实大家意外的都是很平常的人”。只是还有一点在意呐。觉得还是不要说太多废话比较好的样子。关于学校即使有什么想知道的事情也是自己一个人去调查什么的。这样过于小心的事情,大概一直到毕业之前都在做着吧。
那时候如果说有工作,大概也就是junon的采访之类而已。然后就是训练。唱歌演戏舞蹈和吉他。每天的日程表都满满当当。但是训练是很开心的哦。因为觉得那时候是为现在的自己打下基础的磨练时期。最初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只是感觉很好玩而已,无论做什么都是怀着只要去做就好了的心情。
但是在还不熟悉的东京,一个人的生活还是无法安心呢。晚上也会想“以后会不会顺利阿?”之类的事情。真是感到很不安。那时候还没有开始演戏,吉他也不怎么会弹,这个世界里必须要经历的事情什么也没有掌握。单单表情上这一点,每次看着junon上自己的那一页都会说“啊啊,这样不行。”整日在反思为什么自己的笑容会那样的僵硬之类。
所以就想用自己的方式去学习。首先是改变看电视剧的方法。从前只是以一个普通观众的身份看得满开心,后来便开始注意演员的演技问题了。尤其去注意和自己年龄相差不大的演员,比如妻夫木聪或者山田孝之等等,比起意识到那是自己的竞争对手,更多的是觉得他们很棒。正好在我来到东京后的转折时期,TBS的「漂流教室」开始播放。虽然在大阪和东京都有看过,但是同一部电视剧,感觉却很不同。


----------------------------------------------------------------
大概一共5部分完结。
【2005/08/28】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段落 | CM(2) | TB(0) | ▲ top
やっと見つかった!!!!
誰がために的网站阿~~~~~http://www.pal-ep.com/tagatameni/top.htm
已经预订了前贩鉴赏券,加宣传用场刊特典。
开心开心~~~~~
【2005/08/28】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0) | TB(0) | ▲ top
啦啦啦不纯洁,夏之名前(2)
(2)
英喜,你喜欢吗?
什么?
我这个人。
那时候如果他问,有多喜欢?
我不知道会怎么回答呢。
想起这个问题的时候,夏天早已经过去了。
喜欢的女生类型,这个问题是男生之间永恒不变的无聊话题。
勇介只有说过他偶尔看到女生流汗的时候,用手腕内侧右边的那里蹭一下额头的样子会有种突然被箭射中的感觉,所谓的特殊爱好。
我大概是希望对方的脑子能够好一点,好弥补我的愚蠢,只是忽略了这样两个没有共同点的人上帝不会不负责任的让他们在一起的问题。
所以只有祈祷以后的老婆不会觉得我脑子秀逗而鄙视我。
我这样告诉勇介,以史上最纯洁无邪的笑容和开玩笑的口吻。他点点头说:“确实。”
然后我们抄起乐器吹拉弹唱,不亦乐乎。大概是那以后不久,我们第一次在CLUB UNITY演出。忘记了是不是很成功,反正傻的开心就是了。
勇介站在我旁边,侧面看上去吹奏的样子帅毙掉了,让我对我们的乐队有超级的baka自信。
后来他说其实当时还是有些紧张的。
“但是看到你站在旁边就感觉好多了。”
笑,那么请互相关照。
我居然一点也不紧张,原因是我觉得即使演出很烂也没关系,人生就是如此,凡事懒得在意太多。
后来知道那只是不能习惯相信自己而已。
初体验,男生之间永恒不变的无聊话题第二弹。
后来勇介认识了同校在CLUB UNITY打工的一个女孩子,后来她成了勇介的女朋友。渐渐的演出完之后只有我一个人从后门走出去,走过几乎没有水的河上的桥,然后在桥边的自动贩卖机里买一罐咖啡。喝完以后把空罐踢下河去。算是满足一下作了坏事以后的虚荣心。
多少有些寂寞。
之后去他家里玩,借MD结果发现一个安全套耀一般的塞在旁边。
“啊啊!!!”我坏笑着拿出来对着灯泡看来看去:“这种的好不好用哇!”
“一般吧,上次用剩下的。”他连头也没有抬得说:“倒是你啊,这么大惊小怪干什么,难道没有用过啊?啊对了,你一直也没有追到过女生的样子好像是啊。”
“勇介好讨厌!只是对方没有想我用的意思嘛,然后就没有用喽。”
“谁?”他忽然抬头问。
“勇介想知道哇?”我蹦到桌子上居高临下的说:“kiss一下就告诉你!”
“好啊。”他答应的快的超出我的反应。
还没来得及紧张,他就拿起他亮堂堂的小号很响亮的亲了一下。
“笨蛋,你又没有讲kiss什么。”他嘲笑的看着我。
我怔怔的看着他,发现他的眼睛愈发亮了起来。


外面开始下雨,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被淋成落汤鸡。
我很久没有这么生气过,但是又不知道生气的理由。
临走的时候对着他发亮的眼睛狠狠瞪了一眼,觉得猥亵而令人失望。手机一直在口袋里震个不停,震的我盆骨发麻。
浑身无力,大约内伤发作。
所以不小心踩到流氓脚以后,连拳头还没来得及象征性的挥出去就被按在地上仔仔细细的殴打。
打人不打脸呀,我愤愤不平。
他们终于开心的走了以后,我一只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手机再度震起来,我光速接起来笑着说,勇介吗,我快要死掉啦,托你福。切线以后抬头看看暗的桥洞边的一线天空,雨水依然倾盆之势不减,只是天边莫名其妙有一丝落日的昏黄。大概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
我几乎靠在墙边睡着的时候,被人大力摇晃着肩膀,几乎要咳出血来。
朦胧间看到勇介喘着气的脸,水珠嘀嗒的节奏分明。
“讨厌啦,困死了。”他的手松开,我惯性的倒在他肩膀上。
骨头咯的额头一阵疼痛。
“流血了啊,英喜。”
是吗?怪不得觉得眼角有热热的东西流过去。
我用手腕内侧右边的部分去蹭。忽然发觉这个动作很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想不出来为什么。
他蹲下来低着头想了想,然后说:“闹起别扭来还真是一本正经。”
“偶尔让我也体会一下对别人撒娇有多开心好不好?”
“……好- -|||||||”
那天他背着我回家,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讲话。
“你不会还手呀?是不是男人?”
“还手浪费时间的啦,男人就是要有被殴打的觉悟呀,我不在乎的。”
“但是我在乎啊……”
虽然脸依旧被他突出的肩骨硌得很痛,我还是不知不觉在他背上的颠簸中睡着了。


(3)
初体验是14岁。去学姐家一起做暑假的观察日记,准确地讲,是被引诱了。
之后一直以学姐和学弟的身份发生关系。
仿佛西瓜皮和壤相接的部分,奇妙的不好形容出来的味道。
然后就被讨厌。
有一次做完以后她用厌恶的眼神看了我一会以后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懒得再跟你讲话。”
意识到西瓜皮原来是不能这样吃掉的。
这显然是误会,我什么也没有做过。
我只是错在天生的被怀疑体质而已。


【2005/08/27】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段落 | CM(2) | TB(0) | ▲ top
今日kat-tun con周边购入后龙樱拍摄现地探寻及归来途中family club游荡记
早上6点起床跑去横滨。本来以为今天的台风会影响演出安排,结果大雨下到凌晨就停了。接着就是大晴天……kt团运气还真是好- -
买周边买周边买周边……这次居然管的如此严格???还有人在监督有没有人重复排队|||||||||||||||||||||||结果一部分东西没有买全,晕。
无奈只好乖乖的做遵纪守法的好孩子。
关于龙樱的现地,其实前一天还没有想要去,但是忽然看到龙樱的网页上有应募群众演员,而且拍摄时间正好就是今天。但是看到的时候已经晚了,而且年龄也不适合||||||研究了网页上仅有的信息之后确定下来摄影地点是横滨的龙山高校之现地旧宽政高校,现在实际上已经和别的学校合并,这个校区已经没有使用了。确定下来之后就是找详细地址以及交通方法等等,因为是已经废弃的地方,所以还颇费了点工夫,好在总算是被神通广大的我(自殴)全部找到了。于是趁着去横滨的机会决定去那边看一下~
中午的时候我和朋友两个人分别背着一大堆周边往那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地方去,虽然觉得拿着kt的周边去龙樱的地方不太好,但是也没办法了。转了三趟车之后终于到了。相当相当村儿的地方啊真的是,车站连改札口都木,然后我就把票子带回家了|||||||||||||||||||||
有种下乡的感觉。汗水。
然后就是拿着地图找传说中的宽政高校,然后……马上找到了。但是一个人也没有,看上去相当的简单……估计实际拍摄的时候会修整一下大门之类的?然后就在附近找来找去,这时候旁边走过一个男人,很狗仔的样子- -被搭话之后果然是来现地的||||||现地otaku一只||||||貌似还有把这些照片卖给小报之类的,汗水。说了好一会儿,他指给我们看那棵龙樱树,果然是有哇……哇……实际上看感觉就是不一般……原来这里就是山p和teppei他们转圈背书的地方哈~~~~~~~~~~拍照留念之。
但是研究之后发现似乎没有在摄影的迹象,据大哥(就是刚才遇到的男生||||)讲如果在拍摄的话那边的路上会停着载演员的车子什么的。虽然有些遗憾……叹气。差不多已经被晒成人干叮成菠萝的我们两个打算回去,问大哥接下来要怎么办,大哥讲还要继续等下去|||||||||||||||||好强悍的,我等是已经忍受不住了||||||||||||
然后就从乡下进城去了。
在涩谷下车以后去family club交申请书,看到为了庆祝近藤真彦出道25年少年队20年v610年,后辈们写的祝贺message。
研究之后发现田口君写得自好像是印出来的……山p的好可爱……其他人都很一般……小龟的字颇像我一个室友写得日语的样子。汗,以上发言完全没有意义|||||||||||
照片以后补上。
以上。
一定要把花之行事这个栏目做大做专做强阿…………………………
【2005/08/26】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行事 | CM(4) | TB(0) | ▲ top
注定这几天要出事|||||||
今天去书店看新的二志,看到有junon就顺便一起看,其实主要是想看teppei
啦我承认- -
没,没,没想到在写着7月23号握手会那天的报告的那一页居然看到这样的话:
“……有男生,有带着孩子的母亲,甚至还有特意从上海来的人”

顿时拿着书去结账,结果另外两本也没有看完|||||||||||||||||||||
从上海来的,说的就是我们啊~~~~~~~~~~~~~~~~~~~~~~~~~~~~~~~~~~~~
虽然事实上我不是上海来的,但是因为我朋友在前面说了自己是上海来的,然后我们又是在一起,所以当然就是指我们两个喽~~~~~~~~~~~~~~~~~~~~~
撒花撒花~~~~~~~~~~~~~~~~~~~~~~~~~~
开心的抱着书傻笑了一路,在打工的地方狂抽风|||||||
最后终于开心的哭了||||||||||||
这句话虽然不是teppei亲口说的,但是他一定很有在意的吧。
teppei果然是天下最好的孩子,我以后也要支持他~~~~~~~~~~~~
有时间一定把他的报道什么的翻译出来,看到的人肯定会马上喜欢上他的哦~~~~~~
teppei加油!!!


接下来,是更加shock的事情。
我抽风状态还没有结束,在通宵打工回家的路上的时候,有辆车子在我面前停下来,我以为是询问到车站的路本来还。结果一个人伸出头来,用英语跟我叽里呱啦了一堆,我只好无奈的用我仅会的几句英语告诉他我不能够完全理解他的话,,如果是问路的话从前面转弯就行了。之类。然后他忽然用日语跟我讲话。当时的雨越来越大,于是他说俄我可以进他的车子里说话。我想光天化日他也不能怎么样我就上去避雨。
之后他就一直在说他希望跟我做朋友,在这条路上看到我好几次了等等。还反复强调自己不是坏人,自己有个小公司,有十多个社员,做跟电脑修理配件之类有关的生意,还给我他的名片,然后要我的电话,等等等等……
还说只是对我有兴趣,想跟我说话而已= =而且还一直以为我是日本人。之后就是问我又没有结婚又没有男朋友|||||||||||||||||||
然后问我能不能跟他去吃饭什么的,一个小时也好互相了解一下对方|||||||||||||||||||||||||||||||||||||||||||||||||||||||||
我跟他讲今天不行明天不行后天也不行(实际上是真的有事||||||)
他问真的不行吗?我说我明天绝对要去横滨(其实也不是绝对要去|||)。然后他居然说我卡瓦伊||||||||||||||||||||||||||||||||||||||||
我长这么大地一次被男人称赞可爱。
望天10分钟。无语半小时。
然后他说要送我回家,我想反正下雨走不了于是就答应了,结果他把我送到家附近又给了我把伞。
然后我想,今天真是神奇的一天-口-||||||||||||||||
我第一次被男人搭讪居然还是人||||||||||||||||||||||||||||||
正晕倒||||||||||||||||||||||
最后我告诉他如果有可能的话会给他电话,如果我不打的话以后也不要找我。汗水。
晕死,现在想起来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看到这篇的人,能不能都回复一下告诉我如果是你遇到这种事情的话应该怎么办,拜托了||||||||||||||||||||||||||||||||||||||||||||
【2005/08/25】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12) | TB(0) | ▲ top
夏の名前(1)
(1)
那之后他一直用那个画着我们乐队名字的书包。
“我说,你是不是也应该在书包上画上SPEKEE看看?”
我经常去他家练习,因为在自己家是不行的,绝对会被老爹哄。但是勇介的妈妈不但让我们在房间里极尽全力的吵闹,还经常笑着拿好吃的东西过来。
“绪方君,你喜欢我们家勇介吗?”
被这么问的时候我强忍着笑。勇介妈妈笑得温柔而认真。
这个家的人,是不是对自己比较没有自信?
“如果不讨厌的话,两个人要一直做好朋友哦,拜托了。”
“勇介真正喜欢的朋友其实很少的哦。”
我尽量做出毕生最可爱的笑脸用力点头。
“英喜真是个好孩子啊。”她欣喜的摸摸我的头发。
才不是。
我虽然从来没有想过做坏事,但是也从来没有尝过被人当作好孩子的滋味。当然,掀女孩子裙子这种事情请忽略不计。
然后我觉悟到大概自己真的很笨,天生如此。无论怎么努力都不会有结果,更不要说我根本就懒得努力学习,原因是反正我天生笨蛋一只。如此,制造出完美的循环,逃避现实用。
我想做些别的事情看看自己是不是还有救,看到别人弹吉他的样子很帅,于是自己也开始弹。父母毫无兴趣的眼神之类的,反正已经习惯了。
直到勇介对我说,很不错哦。
那时候一瞬间高兴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勇介做人很正直,而且想做到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我尝试对他撒娇耍赖等等,发现非常受用。他一定会在骂了我一句笨蛋之后答应我。这样就足够了,我内心时常欢呼。
“勇介,我今天可不可以住在你家里?”
“为什么?”
“我脚好像很痛得样子,不能走到车站去哦。”
他盯着我的脚看了一会儿。“但是我的床很小的。”
“我睡在地上没关系啦!!!”我大声叫着:“那么今天晚上就打扰了!”
他无奈的看着我把乐谱丢的满天飞开心的在地上打滚。然后直接的问我是不是又和家里吵架了。
他的直觉准确地让我扫兴。
今天早上老妈我把拽起来问有没有看到她昨天放在餐桌旁的一万块钱。现在想来如果我真的拿了就好了,起码只是被发现做了坏事。现在的情况是被认定拿了钱,但实际上我的口袋里从前天开始就空旷无比……打工的钱要明天才能拿到。
这个叫做冤枉,这熟悉的感觉。我那时候就觉得自己是天生的怀疑体质也说不定。
勇介等了很久,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告诉他。
“真的没什么啦,以后再说好了。”我把最后一块蛋糕一下子塞进嘴里,再也说不出话来。
“一定要住的话,你睡床上好了,我睡地上。”他把乐谱捡起来,认真的摞好放在架子上。他的小号就放在旁边,闪闪发亮。
“乌拉\>口</勇介是大好人!!!!!!!!!!”我开心的用手肘勒住他的脖子乱晃一阵。
暑假差不多过完的时候,我第一次住在勇介家。
他把自己的床让给我睡,自己睡在旁边的地上。房间真的不是很大,他的腿总是找不到合适的空间,一会儿就要换一下姿势。
早知道就还是我睡地上,空间应该正合适吧。
我们闲扯到很晚很晚,后来他渐渐迷糊起来,翻了个身说,我要睡着喽。
然后用不大的声音说,英喜,我相信你哦。
你做了错事,一定不会隐瞒的。
因为你是个胆小鬼呀。
哈哈,笨――蛋。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然后就什么动静也没有了。
我看着他呼吸起伏的后背忽然特别想哭。
勇介,我一定要永远和你在一起。那样的话,至少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是信任我的。
(2)
英喜,你喜欢吗?
什么?
我这个人。
那时候如果他问,有多喜欢?
我不知道会怎么回答呢。
想起这个问题的时候,夏天早已经过去了。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打定主意不纯洁了- -
【2005/08/24】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段落 | CM(3) | TB(0) | ▲ top
口水若干
看了水男孩2。记得第一次看还是大一的时候,笑到天昏地暗。
深深感到人生有了意义。
teppei太可爱太可爱了~~~~~~~~又又傻- -
去大阪的时候还特意去吃了他说喜欢吃的松屋的牛丼,笑~~~~~
现在开始着手研究寒假坐船去北海道的事情。
以前一直觉得太远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总会有办法,实在是很想很想去阿- -
现在看teppei总会有种奇怪的冲动。
明明知道小孩子是不能做本命的。
但是,暂且竭尽全力宠爱之吧。
【2005/08/23】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0) | TB(0) | ▲ top
贴出极其不jc的东西>口<||||||||||
我居然用岚的歌名写勇喜同人||||||||||||||
郑重声明我写的这个绝对不是山池|||||||||||||||
==========================================


真夏的阳光不留余地的强烈。逃课出来却又不知道去哪里好。
喂,勇介阿。
我坐在小小的公园树下的栏杆上把腿荡来荡去。勇介蹲在前面不远的地方翻着书包。
干什么?
他回头看我。
那时候他的头发还是整整齐齐的,刘海只到眉上。
你是不是又长高啦?
是你自己总是不长好不好。
切~
他顶着阳光走过来,站在我面前。
英喜,你喜欢吗?
什么?
我这个人。
他的眼神完全不是开玩笑的样子。我忽然笑了出来,握紧拳头扮作可爱的样子大声叫嚷着。
难道你要向我告白吗???
他毫不留情的敲了我的头。
我是说,你如果不讨厌我的话,我们大概可以组个乐队来打发时间,反正每天都这么无聊。
他有一点点脸红,大概是因为紧张。或者是我的错觉而已,因为阳光实在是太强烈了。
好的阿~乐队不错啊~叫什么名字好?
他把书包举起来,上面乱乱的画着一个英文字母组合起来的单词。
SPIKee?
好不好?他仿佛得意的样子看着我。
我点点头。
那时是高中一年级结束的夏天。我们认识一年了。
(1)
-----------------------------------------------------------------
序言刚写完,过两天看看有没有精神继续写||||||||||

【2005/08/23】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0) | TB(0) | ▲ top
在我的诅咒下,jr情报局的明信片终于寄来了。
于是得到了会员番号,虽然觉得好傻= =
明天去应募9月9日录制的少俱,9月7号和8号发布结果。
请大家尽可能的为我祈祷- -
这中间其实应该是有些猫腻的,但是我只好靠运气TT.
【2005/08/21】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0) | TB(0) | ▲ top
大阪口水追忆- -
大概是香港的朋友告诉我有laruku大阪live的票子的时候决定去一趟关西的。那之后就在准备行程联系交通方式等等,度过了一段坐立不安的日子。在耀眼无比的太阳下奔走,或者猝不及防的被台风带来的雨水浇透,等等。
去大阪的前一天去了神奈川的江之岛水族馆。
宿命的看图说话开始,笑。PICT0029.jpg

忽然觉得照片里这七只企鹅类似目前的新闻团- -|||||||||||||||||
最前面那只是山p XDDDDDDDDDDDDDDDDDDDDDDD
PICT0012.jpg

这个是身长有一米左右巨大的螃蟹……巨蟹……飘远中|||||||
我居然把个螃蟹拍的如此有意境。
PICT0036.jpg

接下来的是龟|||||||||
PICT0016.jpg

然后是水母……我承认我看到这个的时候马上想起了青之炎||||||

PICT0042.jpg

水族馆外面就是海。
PICT0057.jpg


回去的电车上发现搞笑的地名。忽然想去看看那个传说中的仁和寺,笑。

当天没有回家,直接拿着行李跑过去的。然后直接这样跑去新宿,坐了夜间巴士,等车的时候被叮了5个左右的包,泣。后来他们全部都红的很鲜艳,好不壮观,后话暂且不提。

16日晚上9点,车子开动,离开东京。
看着身边闪过的风景忽然意识到我想了等待了准备了很久的旅(たび)原来就是这样开始的了。
是旅(たび),而不是旅行(りょこう)。
必将辛苦而磨练身心。
车子在12点,2点和5点的时候分别停下,在service area的附近仰望了三次星空。色的,色的和灰白色的。
7点左右到达难波。突然间兴奋起来。抬头就是松竹座,想砸地,没想到就是在握投宿的朋友的hotel的即近。但是我之前是没有一分多余的钱去拍卖小8团的票子了,虽然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是还是悔青了十二指肠等等。



PICT0059.jpg


PICT0082.jpg

PICT0064.jpg

狠狠地拍照三张。

17号白天基本是在睡觉,以及晚上的live准备等等。
惯例的不写repo,只有口水喷溅- -
3点左右去会场,没想到由于疏忽居然找错地方,一直折腾到4点左右才找到大阪城hall.goods贩卖的队伍已经浩浩荡荡的排的很长很长……在河边排队的时候又被叮了若干包。远目。
人超级多,超级闷热。
live大概已经2年没有看过。自从上海的那一场之后,几乎都只是看花痴气满满的那种- -||||||||
男生的数量比想象还要多,也有成群来得男生。很多也是和女生一起。还有夫妻样子的。穿的十分之派手,拉着手一起排队的风景。
忽然发觉很多年就是这么过去的,我最开始喜欢彩虹的时候,因为这个团认识了很多朋友,很多开心的往事,很多厌恶的往事,说不清楚是开心多一些还是难过多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积攒了好几年,演化成一种有些辛酸的东西。然后该分开的人终于分开,虽然兴趣有转换但是还有很多依旧联系着的朋友,猛然的跳出那样的世界已经快要半年了。在日本偶尔会有不值一提的愁绪,瞬间就会伴随着花痴的尖叫声烟消云散。
然后终于来到了这里。
握着票子心情平静的等待演出的开始。
第一场的位置在正对舞台的一阶6列。一目了然而不遥远。
由于写的太口水,貌似已经不适合详细描写演出的具体情况。
舞台比想象中豪华很多。hyde的装扮和之前看到的repo差不多,只是唱了finale而非fate。
整场演出的主题应该是反战。用到了10位左右的表演人员营造氛围。
第一天开场表演的破坏感十分的强烈,第二天缓和了很多。
舞台中央上方的色部分里不时隐现的浮尸感觉超赞。巨大的peace mark的圆盘也很有压迫感。
总之就是爽快地从头蹦到结束。
最爽快之处莫过于hyde国王一般的出场的时候,朝圣一样的振臂高呼。
之后他就很清爽的穿着背心一直唱到最后。
星空之前说了很感性的mc,导致我瞬间感动到掉泪。
星空途中灯光有一阵子变得很暗,重新亮起来之后出现的布满舞台后方的鲜花美丽到令人眩晕。
早已经不是第一次看现场,但是还是偶尔会出现恍惚的感觉。
こんなに素晴らしいライブをいただいて、心から感謝しております。
灯光全开,曲终人散。但是非常满足。
更加详细的过程,应该会有不少人写或者翻译。具体的mc部分虽然有写下来,但是懒得打|||||||||
朋友应该会放上来吧。
第二天在附近游玩,吃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心~~~~~~~~~~~~~~~~~~~~
买了土产。然后奔去会场。
今天的位置是在arena。留着泪谢谢给我这张票子的朋友,我阔别了5年的arena席阿|||||||||||(上一次在arena是99年glay北京live的时候- -,然后就基本只有占山的命= =)
arena果然好爽好爽,虽然只是在中后部分。
第二天最神奇的事情是身边来了一个男生,吼叫的十分恐怖,热情令人赞叹。
然后就是万分感谢父母给了我这样的身高,站起来以后,看到了广阔的头顶的海洋。包括旁边的男生。他有带着怨念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汗水。
这一天唱了特别喜欢的fate,觉得好幸福。离国王出场的hyde也十分近~
最后tetsu丢了不少香蕉,我的现场必接不到东西的纪录依旧光辉的延续着……
ken chan的脚看上去已经没有问题,太好了。
yuki的男生fan好多~笑。
这一天我的腿已经被叮满了包,于是用包带缠上冒充cos红军。
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战争,会不会因为laruku减少万分之一。
这个世界上希望更多人能够幸福的人其实有很多很多,但是疾病,分离,战争和苦难作为衬托幸福的存在。无论再过多少年,或者到人类灭绝的那一天,都会一直存在下去的吧。
我这样想着,发现手上被叮的包也夺目的红肿起来了,泣。
至此,夏天所有的预定参战全部结束。
贫穷而繁忙的夏天。
秋天去千叶县看红叶。
说道千叶,想起朋友给我的很多叔叔的切页,特别特别的开心。
很感谢这两天朋友的照顾。
不知道接下来写什么好,放照片~

PICT0060.jpg

PICT0063.jpg

用周边的毛巾做成的枕头,笑。

PICT0062.jpg

第三天白天到处游玩,吃东西。晚上坐回程的夜间巴士回东京去。

大阪的照片随便放几张上来。
PICT0065.jpg

PICT0066.jpg

PICT0072.jpg

最后是仿佛很孤独的大阪城。
PICT0078.jpg

一些杂货。
关西风的手机链。
PICT0088.jpg

PICT0089.jpg

这些标记的意思是裸露允许sex禁止??!!
PICT0090.jpg

买的东西的一部分- -
PICT0091.jpg

土产中最好吃喝好看的茜丸~~~~~~
PICT0092.jpg

吹水完毕……好累。
回来的车上发现月亮格外的明亮和圆||||||
大阪…………………………………………………………
果然很美好~~~~~~~~~~~~~~~~
我去休息,呼呼。
【2005/08/21】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行事 | CM(4) | TB(0) | ▲ top
瘾生日快乐~送礼物~
10001385171_s.jpg

slow dance主题曲,福山雅治的东京。
这个图片是无断转载||||||||大家不要去告发我啊……我懒得自己打字|||||||||||
下面是翻译……送给瘾的礼物(其实是自己私心想翻译些和叔叔有关的东西……
泪水和软弱的素颜 在这条街上
曾经认为不可以让任何人看到

如果无法隐藏 让我无法开怀的那些痛苦
如果无法忘记 让我无法前进的哀伤
就拥抱吧

我在歌唱着爱
你给我的希望
在心中开放的花
用你告诉我的语言
歌唱着爱

从雨后的246号溜出来吧
去触摸夏天的晚风吧
你笑着这样说

行走在神宫外苑东大街上 慢慢的 慢慢的
拉着手 夜是如此的美丽

现在 我歌唱着爱
和你一起散步的东京
我想变成你的答案
我想变成你的明天
一直走下去吧

发现了流星的时候
「好开心」「好开心啊」
又有一个奇迹…

你出生的地方的景色
你最喜欢的黄昏时分

这个周日去兜风吧
然后去见你的这座城市
和你的回忆吧

我在歌唱着爱
你给我的希望
在心中开放的花
用你告诉我的语言
歌唱着爱

你生存着的这座城市
我想变成你的答案
我想变成你的明天
永远走下去吧
现在 我歌唱着爱



--------------------------
很久没有翻译过歌词了貌似- -
我大概听过4首名为东京的歌。而且都很好听。
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大概就是能见到叔叔了= =泣。

【2005/08/14】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3) | TB(0) | ▲ top
东京塔游记- -|||||||||||||||||||
连着22小时没有睡眠,还是跑去玩了~~~~~~~
东京塔里面果然很多有趣的地方赫赫~~~~~~看图说话好了~


距离比较远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了~~~~天阴的真tm有感觉= =
PICT0003.jpg

去的路上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神社的门口写着胜运……有趣,于是拍下来||||虽然一般神社都会写这个- -
PICT0006.jpg

距离更近一些以后拍照留念,恩恩,这天果然阴的N由感觉- -

PICT0007.jpg

向目的地进发的时候看到的不气味的历史遗迹= =
PICT0010.jpg

继续不气味中……致力于拍灵异效果照片的本人= =
PICT0011.jpg

终于快要到了,喘~
PICT0014.jpg

重新不气味一下~~~~~在东京塔附近的上寺里成千的地藏佛……
PICT0016.jpg

角度变换的一张~~~
PICT0018.jpg

上寺主殿之证件照= =
PICT0027.jpg

颇有气势的一张~~~~~这个还有更大的,作桌面用中~~~
PICT0028.jpg

另外一个角度的~~~~接下来就上去展望台了~~~~~~~虽然天还是阴的很有感觉,当时是下午5点左右。

PICT0030.jpg

展望台里面的神社。

PICT0031.jpg

从这个方向可以看到的地方~~~之一。
PICT0032.jpg

之二。
其实还有很多,只是没有拍下来~

PICT0033.jpg

goods shop里可爱的水杯~~~但是贫穷的我只买了两张明信片回来- -
PICT0054.jpg

阿哈哈~~~终于来了~~~自拍之一。
PICT0055.jpg

自拍之二~~~~巨正常的表情- -
PICT0047.jpg

无意义自拍之三。
PICT0066.jpg

结束!!!!!最后依旧是艺术照,汗水。
另外,回来的时候又去庙里玩,发现后面是川家墓廊。甚是阴森阿……-口-|||
相机没电了,只有用手机拍了两张。然后拍了一张睡相惊人的猫咪~~~~~
好累~~~~结束= =
【2005/08/12】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行事 | CM(3) | TB(0) | ▲ top
其实前几天就开始看到了的。
涩谷车站挂上了10多张仁和龟和上户彩做的广告之海报。
爆想偷一张,可惜沾的太结实,瀑布汗|||||||||||||||||||||
【2005/08/12】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0) | TB(0) | ▲ top
今日无大事。
虽然在这里,题目引用的是某个人的名言之一(?)
但是差不多决定了一件事情。
说出来影响可能不太好,而且大概会影响看得人的心情,所以不说了。
今天去寄了明信片……为什么入个情报局要这么傻的形式???抽。
总感觉某团是要出国去出道的了,虽然有种乡巴佬进城之恶劣感觉|||||||||||
另外抽风着喊一句,我要能bt下载的某团02年的演唱会!!!!!!
谁给我传阿……原来保存的档丢掉了,碟子丢在国内没有带来,555555555
又没有钱去买dvd|||||||||||||||||||||||
【2005/08/11】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1) | TB(0) | ▲ top
近期想要去看得电影:メゾン・ド・ヒミコ
地址这个:http://himiko-movie.com/news.html
甚想看~~~~~~~~~~
【2005/08/09】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0) | TB(0) | ▲ top
刚才确定的事情。
其实8月1号仁是和大野狠狠地拥抱了……某人……
而且他还有狠狠地抽了圣的屁股。
为什么我现在才想起来……
【2005/08/08】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2) | TB(0) | ▲ top
找一个人~
轧,最近跑到哪里去了,全然没有见到过你。
有时间出来说话。
挥动小旗召唤中。
顺便说,现在听hyde的evergreen怀旧中。
今天打工去了一个和stand up里那条商店街貌似的地方,可惜打工结束以后想去玩的时候人家已经都关门了。
最近到处都是夏之祭,不知道为什么没什么精神去玩。
花火啊……
【2005/08/08】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1) | TB(0) | ▲ top
从前p的一张图,想念这个地方中。
111.jpg

【2005/08/08】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0) | TB(0) | ▲ top
买了WU,拍了一张斗仁。汗汗~~~~~~~~~~~~~很小一张。
20050807073203.jpg

大家把头歪过来看哈,因为我忘记调整角度了……
【2005/08/07】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7) | TB(0) | ▲ top
更加久远的文~
GOOD MORNING
今天早晨下雨了。
还在梦乡里的时候听到走廊上脚步匆忙的声音,有女孩子可爱的声音说,下雨了,拿伞啊别忘了。那种感觉实在奇妙,好象听到几万个世纪,或者几亿光年以外传来的声音一样。
做了很多梦,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只有两个残留。真像某位诗人说过的:梦里走过几千里路,醒来却还在床上。
然而我是很少读诗的,更不会写,更不会欣赏。
我记得我看到学校门口贴了一张巨大的告示,我一直想去看却一直没有能够看到。然后一个朋友走过来对我说:你被处分了……
然后又有好几个朋友过来对我说,你因为上次旷了一节日本概况,所以被记过了。而且还被惩罚下一节日本概况也不许上,算做旷课。
我笑着站在那里听,他们笑着讲着。
最后居然连我根本不认识的人也忙走过来对我说这件事情了,居然。
天一直阴暗,最后所有的人终于都像空气里的雨的气息一样被风吹散了,惟有那张告示拼命挂在墙上,边角卷起来好象在召唤我速速过去领旨,落魄的要命却又高傲无比。
我最终还是没有去看,我转身离开。因为潜意识里我觉得这都是无所谓的,绝对不会影响我的生活步调的。
然后是长时间的暗。
我觉得旷课是一种罪过,会遭到报应的,最终。就好象人在世间不做善事不积阴,死后一定会下地狱倍受煎熬。但是旷课的报应不是被记过或者考试不过,而应该是更长久的抽象的,最终让人后悔的流眼泪,抱憾终生的那种。但是很遗憾,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旷课。
那么我的报应会是什么,我会继续旷课,拭目以待,嘿嘿。
后来又梦到高一时候被我无聊而告白的男生,大概是,他的女朋友忽然失踪了,然后本来和我早已经没有联系的他忽然出现在我面前,大声吼着,你把她藏到哪里了??求求你,把她还给我啊!!
我说我根本没有必要做这样的事情,也不会无聊到做这样的事情,神经病。
其实我根本不喜欢你,当时向你告白只是生活太无聊没有情节性的起伏而已。而且你在我心里根本一钱不值,纯粹狗屎一佗。你以为我真喜欢你,还喜欢到绑架你女朋友??别做梦了你,还不如让我去舔一条狗的老二来的让我能接受。
他摇头,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我说事实就是事实,你清醒点吧。我就不明白你们男人为什么都一个行呢,地球上有这么多败类居然还没有爆炸真是奇迹。紧滚回去反省,虽然你再反省也是没救的,你为什么不去死?真是社会的累赘。
这个时候一个聒噪的女人出现,开始絮絮叨叨说个不停,于是我抄起板砖朝她头上果断的扣下去,她马上听话的倒下去再也不做声了,地上的血流慢慢纠结着地面流开,原来生性聒噪的人的血都流的这么不爽快。
他吓的尿裤子,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我用这样直接有效的方式解决了恶心的问题,心情十分愉快。爽。
我疲倦的躺下来,直到睁开眼睛,发现现实中新的一天已经开始。
我是这样的,其实是这样的人。
窗子没有关,风试探性的跑进来。陌生的鞋子安静的躺在窗边,女人唱歌的声音从房间的某个角落挥发出来,和空气里的某些物质混合在一起发酵。
hyde坐在窗台上,纤细的小腿一荡一荡,睫毛颤抖着,脖子的弧度恰到好处,在锁骨处投下浅浅的一片阴影。他很认真的抽烟,好象在完成一项拯救地球的使命一样,表情严肃。
喂,你看我给你表演绝招啊。
他的嘴唇不可思议的抖动了一下,一个心型的烟圈出现在微凉的空气里,马上就消失了。hyde开心的笑了,成功了也,强吧。
这个,叫做,幻觉。
梦境和幻觉永远是美丽的,让人想要呕吐的只有现实,酒精和妊娠。
但是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现实,酒精,和妊娠剩下,而没有美丽的梦境和幻觉,那么任何人都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
It’s long long jurney,till I found the way home.
这是漫长的旅途,直到我找到回家的路。
原来无论我们当初离开家长途跋涉,最后还是为了找到一条回家的路而已。
高野哲有首歌唱的宿命,每次循环到“まだ夢の中”的时候,就会有一种铺天盖地的宿命感让人沉溺其中。
就好象后来我发现那个人的MESSAGE,还是昨天半夜,或者今天凌晨发过来的。我喜欢你,她说,我不想只是你身边吹过的风。我能感觉到她发出这些话的时候,欲哭的心情。
这是我个人的问题。我的爱好是不断认识新的人,忘记旧的人,我需要源源不断的新鲜感。如果这样做对某些人造成伤害,我只能说,对不起。想和我保持长久的关系就和我做一般朋友,连亲密的关系都不可以,我会马上厌倦。
上一个被我这样抛弃掉的人说,我没有想到你是这么冷酷的人。
其实我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果不这样做我就活不下去。就像有些女人因为虚荣没有男人便活不下去,某些男人因为欲望没有女人就活不下去。
我想告诉她,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你不必再改变自己希望自己可以成为我欣赏的人,我们变成这个样子不是你的错。但是事情是必定会变成这样的,抱歉我最初的时候忘记了提醒你,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值得信任的人。
还是顺其自然,彼此都活的轻松一些好。所以我从来不承诺不发誓,我知道我必然不会遵守。
这辈子能快乐就尽量快乐,什么报应什么惩罚什么痛苦什么磨练都留到下辈子去受好了。去他妈的先苦后甜,苦尽甘来。
人想痛快就不能太要脸。总结起来就是这样。不过照办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傻子一种是圣人。
可惜我不是傻子更不是圣人。从这一点来说,我和hyde 是一样的。但是现在他熬出头了,我却还差的远。有个人说,他们现在的距离,刚好足够彼此温暖又不会彼此伤害。我为这句话膜拜,膜拜的想马上哭出来。
何から何まで……世界没有尽头,作爱的感觉强烈的虚幻,惟有彼此拥抱来的最真实。
キスより抱きしめて。宇多田这样唱过。绝对。
hyde说,有地狱才有了天堂。我觉得他是在胡诌,但是还挺有道理的。
暂时在爱的人,继续爱下去吧。暂时还在恨的人,不要再恨下去了。
以下,也许是最后一次幻想:
我想,很久很久以后,等到终于有一天,所有的人都不认识我们了。我想去你家找你,找一个阳光灿烂的好天气,跟你说说从前的事情,有趣的,失败的,悲伤的,希望的。总结一下这一生过的如何,还有该怎样度过下辈子。我想能最后,小声的唱首我们都熟悉的歌给你听。无论到那时候我是不是还能唱出来,也无论那时候你是不是还能听的见。
hyde说。
我们下辈子都要好好生活,千万不要再遇到了。我准备去西半球生活,你要离我远一点,好让我们怎么寻找对方都找不到。
樱说,好的。
我现在,只会为他们的事情快乐,不会为他们的事情难过。
我不再为什么事情难过了。
GOOD MORNING,HIDE。GOOD MORNING,SAKURA。









【2005/08/06】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段落 | CM(0) | TB(0) | ▲ top
搬旧文~~~~~~~~
THE KEY
喜歡的人很久前寄來的信、貓咪的叫聲、滑行穿過街道的風、昨天的晚餐、新買的鞋子踏出的足音、難忘的記憶、想忘記的回憶、新衣服、深呼吸、白電影、終於能說出的話語…。
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動作,就如同忽然間有什麼發生了改變一般,開啟門扉的鑰匙每個人都有,而意義不盡相同。有的人也許把這叫做“敲門的機會”,而有的人則把這叫做“宿命”。
門在這裏。這是入口,伊或是出口呢?
把手伸進口袋裏尋找那把鑰匙。
但是卻發現它不見了。
我聽到了音樂的聲音。不知哪里,傳來的聲音。
(Turn the Key.)
悠太在某個下了雨的早晨和往常一樣走出家門。天還沒有亮,路邊樹下新長出來的草帶著雨水妖媚的搖晃著。悠太踩著濕漉漉的地面順著路邊慢慢的向前走去。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路的遠處的時候,一隻早醒的長尾巴的鳥好象發現了什麼一般忽然從樹叢中溫暖的窩裏飛了出來,在陰暗的,青色的天空中盤旋了幾圈,玄即明白了一切似的不知飛到哪里去了。
昨天,健次給了悠太自己家的鑰匙。現在就放在悠太左邊的口袋裏。安心的躺著。
健次說,我很晚才會回去……所以如果你想找我就在我家等我好了。
健次把青色的鑰匙放在悠太手裏,青色的,如同下過雨的清晨的天空的顏色。好啊。悠太笑著說。那我走了。悠太背著色的書包,穿著色的學生制服,頭髮是規矩的色,襪子是規矩的白色。睫毛低垂下來會很長,鼻子尖尖的。總是沈默。偶爾會笑一下。
學校啊,家人啊,考試啊……已經很生疏了。健次忽然說。雖然我覺得每天打工,自己一個人生活也很快樂,但是還是覺得,如果當初有認真讀完書,可能會過更好的生活也說不定……悠太?
恩?
你要一直活著哦。
什麼?
不好意思……只是覺得而已。如果你忽然死掉的話,所有的人,你的父母,老師,同學,還有暗戀你的學妹,還有我,都會很難辦的。
健次……雖然你好象也有別的喜歡的人,但是也是喜歡我的吧?
哎?
如果我死了的話,健次會難過嗎??
你……你在說什麼啊?
我是非常非常喜歡健次的呢。
雖然以前一直沒有告訴你,但是我喜歡你很久了……你明白?
悠太好象是說給地鐵樓梯的欄杆和扶手的一樣。
一輛呼嘯而來的地鐵仿佛以光速到來又以光速離去,時間和空間都發生了一點扭曲。
悠太得到了健次的鑰匙。
(Heart.)
一個月前悠太坐這班平時不太常搭的地鐵時,在出站口附近看到了健次。他被一群男孩子和女孩子圍著,坐在地上和另外幾個男孩子抱著吉他唱歌。悠太在那裏站了很久。健次和所有的男孩子一樣穿著的T恤,上面畫著奇怪的圖案。頭髮紮在腦後,高高的眉骨,眼睛很亮。似乎是很受歡迎的一個。女孩子們拍著手叫著,健次也笑的很開心。當時已經接近黃昏,但是路燈還沒有開,光線吝嗇的投在這群快樂的人的身上。悠太只有覺得,健次的身影可以看的特別清楚,表情和動作都牽引著空氣的波動。


那之後悠太經常去看健次。悠太喜歡著這種類似暗戀的感覺。
在今年的第一個可以稱爲夏天的日子,悠太依舊時常去看那個高個子男生,那天他們也是快樂的笑到黃昏,等他們收拾好東西互道了再見之後,悠太看到了地上有一個亮亮的反射著美麗光線的東西。
悠太覺得那似乎是在世間消失了多年的寶藏,他撿起了那支鑰匙。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對著那個將要離開的高高的背影大聲說:
NE~這個,是你的嗎?
Memories
那天已經是黃昏,夏天似乎就是在那一個黃昏才來臨的。
喊住我的是個低低的男生。背著色的書包,穿著色的學生制服,頭髮是規矩的色,襯衣是規矩的白色。後來他才告訴我他叫悠太。
悠太,悠太,悠太。好可愛的名字。
悠太一直以為我不喜歡他,但是其實我一直都是喜歡他的。我只是好奇我們會發展成什麽樣子。
我真是差勁的人類啊。
當時他把鑰匙舉到我眼前說:NE~這個,是你的嗎?
是的。啊,居然掉了啊。我說。謝謝你。
我們好象認識?我笑著說。儘管這說法極爲俗套。
似乎是的。我沒想到他會這麽說,而且聲音裏不攙雜一絲雜質。我有點不好意思。他很可愛,好象經常有來看我們的演出?現在看著我的樣子有點害羞。啊?莫非他暗戀我嗎?
我只是隨便想想而已,沒有想到他確實是喜歡我……好高興。
但是我的高興,也許只是中了彩票一樣的高興罷了。
當時只有隨便說了幾句話,後來是怎麼熟絡起來的,早已經忘記了。
悠太的瞳孔是很深的色,然而並不深邃,反而讓人感覺到簡單乾淨。即使一百年以後,得了老年癡呆症或者失憶症什麼的,連怎麼上廁所都忘記了,也一定還是會記得那樣色的眼睛的。從那樣的眼睛裏,不經意間好象就會流出眼淚來,無論是悲傷或者歡喜,眼淚只是那樣流著,或許只是因為那是悠太,淚水才會流出來的。
有一天我陪他回家的時候,他停下來說,嘿,今天,我生日呢。
於是我帶他去吃拉麵。我沒有錢,只能請你吃這個。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生日快樂啊。
怎樣都好。他笑著。我本來以為他會失望的。
那天我們討論了一部叫《弗蘭和強尼》的電影。古老的白電影。我開始沒有一點印象,後來才忽然想起來原來自己有看過這個電影的。
弗蘭和強尼是一對戀人……這首歌誕生於1936年,是一部同名的電影的主題曲。裏面的女主人公叫做弗蘭,男主人公叫做強尼,就像歌裏唱的一樣,他們是一對戀人。但是我當時並沒有想到自己去看那場電影。
然後,1966年又有一部叫做《弗蘭和強尼》的電影產生。男女主人公的名字仍然是弗蘭和強尼。但是相當的無聊,如果沒有大量的歌曲和貓王出演的強尼,這部電影根本沒有可看之處。
然後,1991年又有一部由同名舞臺劇改編的電影《弗蘭和強尼》。
強尼第一次見到弗蘭的時候說,你叫弗蘭嗎?我叫強尼,就是那首歌裏的弗蘭和將尼,嘿,你聽過那首歌嗎?弗蘭和強尼是一對戀人~~~~
然而弗蘭沒有理會熱情的強尼,她只覺得他是她的病人而已。
那天是耶誕節,正好和一個很久沒見的朋友在街上逛。看到一個酒吧的門口擺著放映這部電影的牌子所以才好奇進去看的。沒想到人很多,只能站在最後。
其實也不是很好看……但是旁邊一個女生居然感動的哭了,還是我借了紙巾給她……
……
一開始我還哼兩句來應付,但是後來我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悠太說的時候的表情很專注,好象並不在乎我是否在聽。他想做的只是把自己想描述的事情儘量清楚的描述出來而已。
我一直看著他睫毛下的色瞳孔,一直到他的話語忽然停止,擡起頭來看我的時候,我忽然想起了一切。然而在我想起這一切之前的時候,我們的雙唇已經像宿命安排好的齒輪一樣,重合在一起了。
那時候天已經了,我們在一條不知道名字的街道上,在夾雜著奇怪氣味的風中,我抱著穿著我的大衣的他,吻他。他在最初的慌亂過後就安靜下來,手從過長的大衣袖子裏伸出來抱住我。我才感覺到原來自己也有些在顫抖。這樣的感覺相當奇妙,我們從彼此的嘴唇上確認著什麼一樣久久不願分開,越是吻越覺得有什麼新的東西不斷產生,美好的來不及去相信。就這樣良久之後他才輕輕離開我不斷索求的嘴,低著頭的悠太像乖巧的小動物一樣,儘量抑制住短淺的呼吸,然後一頭靠進我懷裏。我嗅著悠太頭髮上清新的氣味緊緊的抱住他,與其說那是吻過以後繼續溫存的方式,不如說是兩個人在彼此的體溫裏取著暖。
NE,悠太……
他發出一聲悶悶的不滿的聲音,於是我再沒有說什麼。只是兩個人這樣抱著,夾雜著奇怪氣味的風從我們的縫隙中穿過。然後我們都再也沒有說什麼。直到最後,所有的感覺終於都消失掉的時候,悠太脫下大衣還給我,說家就在附近,然後深呼吸了一下說再見健次,然後走掉。而我一直到他的背影怎麼也看不到了才慢慢的離開。
這個夜晚如同夢幻。那是真裏最喜歡的電影。去年耶誕節的時候,那部電影在這個城市裏只在一個FANS的PARTY上映過一次,而悠太在電影院裏看那部電影的時候,他和他的朋友中途擠進人群站在最後一排的時候,我記得他遞給真裏什麽擦眼淚……站在他旁邊的人應該我和真裏……真裏,真裏……只是,他是不是什麼都不記得了……
(reason)
大概兩個星期以後,健次忽然告訴悠太,真裏死了。
悠太的印象裏真裏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頭髮的顔色很搶眼,似乎從來沒有穿過校服。經常看她畫很濃的妝,左耳和右耳上戴滿搶眼的耳環,坐在彈吉他唱著歌的健次不遠的地方或者默默的抽著seven mild或者點著頭打著拍子,一曲結束後會很開心的拍手,還會吹口哨。
那種似乎快要消失的時候忽然又出現的感覺經常讓在遠處看著的悠太感到奇妙。尤其是當聽到她的死訊的時候。

後來便不經常看到她了,偶爾問起來,健次說他也不清楚。然而忽然的就傳來了她的死訊。健次說,她媽媽從她的手機裏找到我的電話號碼,說如果可以的話,去她的靈位前拜祭一下……

死什麽的,我一直很害怕。聽說我出生的時候,本來應該有一個雙胞胎的哥哥,但是不知道爲什麽,只有我活了下來。在去拜祭真裏的路上,悠太對健次說。
某天偶爾聽到一條新聞,說是在英國的一個農莊發生火災,父母都外出,只有11歲的哥哥在照顧尚在繈褓中的弟弟。但是發生火災的時候,那個男孩在慌亂中自己跑了出來,而那個嬰兒則被燒死在烈火之中……
聽到這裏健次忽然說,慘了,也許很多年以後,那個死去的嬰兒的靈魂會回來找哥哥和家人報仇什麽的也說不定。你死去的兄弟的靈魂可能也會哦。然後哈哈大笑起來,說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不會的,因爲那種事情根本不是我能決定的。悠太肯定的說。但是你有些不安,爲什麽?
健次什麽也沒有說。地鐵和鐵軌撞擊的聲音忽然大了起來,似乎再容不下任何別的聲音。這樣的狀態一直持續到地鐵到站,人潮如同一直被抑制的呼吸一般傾瀉而出。他們一直拉著手。走過了改劄口來到地上。轉過一個路口,安靜的住宅區。再過一條街就是真裏的家的時候,健太忽然站住了。
悠太。
恩?
我喜歡你。
我知道,我也喜歡你。
……
所以,沒有什麽可擔心的。
悠太輕輕的揉著健太有些僵硬的手。睫毛垂下來。直到一滴圓圓的淚水滴在他們緊握著的手上。
悠太驚訝的看著比自己高出半個頭的人。陽光稍微刺眼。
抱歉,我不知道怎麽回事……
如果你覺得不舒服我們就不要去了吧,跟真裏的媽媽打個電話道個歉……悠太有些不知所措。
沒關係……我只是,和你一樣非常害怕死。不是害怕誰死,只是害怕死亡本身。真裏從前有向我告白,很正式的告白。她說只是想在死之前做完自己所有想做的事情。 我現在其實,非常非常的想念她,但是又對自己應該去做的事情一無所知。悠太……悠太……我現在能確認的只有你……
悠太能做的只有抱住有些發抖的他,沈默著。
健次,我想我其實知道一些事情。
去年耶誕節的時候,看那場電影的時候,你們是不是就在我旁邊?
是的。
其實那時候我就知道你了……還有真裏。那後來她來找過我,說起過關於你的事情。
他們又沈默了一會兒。
她還說,我家的弟弟就拜託你照顧了。
我們走吧……真裏的媽媽還在等著你呢……
哭泣著……等著自己的兒子呢……
(the rain)
那天,媽媽一直在哭,最後我也哭了。天也哭了,梅雨到來。
最後我們要離開的時候,媽媽拉著我的手說,回來吧健,當初是我不對,不應該把你們趕出家門……真裏已經死了,我不能沒有你。
我幾乎逃亡一般的從她的視線消失了。那天我跑去了很遠的地方,自己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坐著從來沒有做過的電車,在從來沒有聽說過的一站下了車,四周都是陌生的人和景物,連空氣都很陌生,雨小了一些但依舊下著,在這裏心緒能少少得到平靜。
我覺得應該告訴悠太這些他隱約知道的事情。可是又不知道怎麽面對他。
我知道他一定在到處找我。我所能做的只是告訴他這一切,但是卻無法告訴他我的感覺。因爲我自己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甚至有些慶倖真裏的死去。但是這樣的想法剛在心裏萌生,馬上有一種強烈的痛苦和悲傷翻湧上來,難過的立刻掉下眼淚。
也許我真的愛著她。
真裏是我的親生姐姐。
過於樸素乾淨的女生房間裏擺著她素顔的照片。白的,長頭髮,整齊的劉海。充滿執念的,知慧的,清秀的臉。其實無論她怎樣用化妝品掩飾自己原來的長相,我始終記得的只有這張純淨的臉。
現在我手裏拿著她給我的信,是她死前讓媽媽轉交給我的。
但是我不敢看。我蹲在垃圾箱旁邊一點一點把那封信燒掉,如同燒光了我們所有的過去。
我忽然想起悠太講過的那個,英國的農莊裏發生火災的故事。如果我們的愛是場災難,那麽最後慌忙逃出的就是我,而被抛棄遺忘的,在烈火中消失的生命就是真裏吧。
等雨水把把燃燒的味道完全沖洗乾淨的時候我才開始用力的呼吸,希望能把肺裏的氣換的乾乾淨淨。然後一切就如同換掉的空氣一樣重新開始。
從來沒有像這一刻一般感覺到我是如此需要悠太的存在。爲什麽他把自己所有的弱點都表現出來的時候可以沒有一點膽怯呢。我無比希望可以成爲他那樣直率的人。我覺的他其實勇敢又堅強。
翻出手機打開,好多未接電話和悠太的MESSAGE安靜的躺在那裏,三條。
我們都很擔心你……你在哪里?
健次,我有很多話想跟你說。
我在你家裏等你,我有你的鑰匙……我會一直等的。
眼前這條安靜的街上沒有人只有雨聲,暮色裏一隻白色的小貓跳躍著消失在街角。
我向剛才的車站走去。
(final)
穿上新的衣服,新的鞋子,健次站在河堤上,用力的把手裏的紙團投向想象盡頭的遙遠之處,兩隻鑰匙掉了出來,那青色如同這雨後清晨的天空。
以後這世界上就只有一把我房間的鑰匙了。
悠太笑著站在他旁邊。
今天開始旅行。
如果回來以後已經可以遺忘一些事情,就要回家開始新的生活。
我會先來找你的。
恩。
謝謝。如果沒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怎麽辦。
恩。
你這傢夥不能多說幾句話嗎?我就快要走了也。
那,我們要一直做最好的朋友,健次。
沒問題。因爲我很喜歡你。
別的沒有了。
我是很需要你的,悠太。
恩,我知道……再見。

健次揮了揮手。

(final’s final)
悠太在某個下了雨的早晨和往常一樣走出家門。天還沒有亮,路邊樹下新長出來的草帶著雨水妖媚的搖晃著。悠太踩著濕漉漉的地面順著路邊慢慢的向前走去。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路的遠處的時候,一隻早醒的長尾巴的鳥好象發現了什麼一般忽然從樹叢中溫暖的窩裏飛了出來,在陰暗的,青色的天空中盤旋了幾圈,玄即明白了一切似的不知飛到哪里去了。
健次給自己的鑰匙只用過一次,至今還好好的放在口袋裏。
他不知道旅行到哪里去了,但是經常會發資訊過來,說自己很好很快樂。
這樣便足夠。
愛也許是世界上唯一不能遺忘的東西。但是悲傷可以。所以人不應該忘記愛,但應該忘記悲傷。
真裏在死去之前曾經寄給健次一封信,裏面放著健次曾經給她的鑰匙。健次把自己的鑰匙一起放進信封,在臨行前一天站在河堤上把它們投向了想象盡頭的遙遠之處。
真裏死的時候已經懷上健次的孩子,這也是她死前想做的事情之一。
悠太保存著健次的鑰匙,等著他回來。因爲他們約定好要一直做最好的朋友。
喜歡的人很久前寄來的信、貓咪的叫聲、滑行穿過街道的風、昨天的晚餐、新買的鞋子踏出的足音、難忘的記憶、想忘記的回憶、新衣服、深呼吸、白電影、終於能說出的話語…。
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動作,就如同忽然間有什麼發生了改變一般,開啟門扉的鑰匙每個人都有,而意義不盡相同。有的人也許把這叫做“敲門的機會”,而有的人則把這叫做“宿命”。
門在這裏。這是入口,伊或是出口呢?
把手伸進口袋裏尋找那把鑰匙。
但是卻發現它不見了。
悠太聽到了健次傳來的MESSAGE的聲音。



寫在結尾:一開始是按照 S.E.N.S的《THE KEY》專輯的曲目來寫的,可是當我回頭再開始寫的時候,那張碟已經賣掉了……於是就憑想象。終於寫完了,自己都不知道寫的什麽,汗。
悠太和健次的關係,應當看做對水城雪可奈的《同棲愛》中椿和的致敬。

以上。
【2005/08/06】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段落 | CM(0) | TB(0) | ▲ top
想------关于高校教师

大概是因为在看高校教师的途中和人讨论起过这首歌,所以忽然的就写出了这样一个字来。
想。想念,思念,眷恋,依恋,爱。
握住手掌马上就会感觉到痛,松开来却发现寂寞弥漫,于是又忙握住,但是却发现手中已然空空如也了。
“那个时候的我,仍然十分害怕孤独。不想被爱,也不想去爱别人”
于是他们相遇,于是相爱,于是死去。好象本来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然后我们就会流出眼泪来,感动的哭了,即使抱着一堆零食,即使不时的和别人讲讲电话,几乎是故意的分散出一部分注意力。但是还是哭了。森田童子梦呓一般的歌声好象从很远的地方飘来,但是感觉如此真实。我爱你。有人随便的说了一句震撼的话。
一开始只是一个人在悄悄的看,最后变成了四个人在屏幕前哭泣。
想。
我想回高中的学校,忽然。但是只是笑了一下就忘记了。
还有很久以前看的魔女的条件。那时候我好象也哭了。从以前开始就无法抵挡这种,悲伤,绝望,分手,离别,死亡,或者,幸福。
叔叔出演过的角色中,这个也许是最适合的一个。叔叔在歌词里写过自己所有出演的角色,老师是被写在第一位的。也许他也是这样以为的吧。
湖贺郁巳。
被救赎者。这样认为。他其实是一个,非常令人慕的男人。连同他的死亡,病痛,泪水,都非常的令人慕。不想写下去了。恩……一直在思考中,个人感情太深厚,以至于不想把自己的感觉表达出来,或者说不想表达出来。叔叔无论如何,看上去不是会抽烟的人。偶尔在戏里出现这样的镜头,也不会超过三口,虽然是在表演,但是会有勉强的感觉。本人是巨蟹座,A型。被高校教师的脚本作者野岛伸司以及很多接触过他的人形容为朴素的好青年。一直努力着,但是敏感的人。认为自己懦弱。柴门文说他不是一个自恋的人,这让她有些惊讶,他是如此引人注目。这个是当然的呢……叔叔曾经形容过那种,最开始自己的名字经常是在演职人员的最后一个,或者根本不会出现,自己的剧本经常只有一页,然后慢慢的就会比较靠前,手里的剧本也渐渐厚起来,终于变成第一位的那一个的感觉。看这段访问的时候相当的感动。最开始喜欢叔叔的时候,就隐约觉得他是这样的人,虽然那时候完全没有别的了解。世界上一见钟情的事情果真存在,而且某种没有理由的预感也出奇的准确。喜欢上叔叔以后觉得自己的年龄在不断变小,感情方面,好象开始有了很多小女生才会有的感觉。也许这是我希望的事情吧……幸福,如果能更容易触及就好了……感谢叔叔,非常的,感谢叔叔。
熏是个我非常喜欢的女人,叔叔你……不要拋弃这么好的大姐姐……这一点让我非常难过。所以最后她们又见面的时候,伤感的情绪马上无声的在空气中蔓延开来。熏真的是很好的女人……也许所有的故事里都要有一个这样温暖的存在,才能让人觉得无论悲剧是如何的悲伤,人生总是还有希望的。“我想老师一定还是爱着你的。“雏说。熏说谢谢。我想她转过身去以后一定会流泪。因为她是真的爱他,即使到最后,她告诉他自己要结婚的是时候仍然在想着,我是爱着你的。即使你说你已经不再爱我,或者你是真的不再爱我,我也仍然是爱着你的。
“你知道吗?太阳的光要到达地球需要8分钟,也就是说,我们想在看到的光其实是8分钟前的。”
“温暖的光呢……温暖的,8分钟前的光线。”
有些真正的事情好象是从这里才开始的。生命只余半年的湖贺告诉雏,她的生命只余半年。然后湖贺把雏当成自己来守护,雏对湖贺的爱被所有的人认为是一种依赖。但是雏最后终于告诉湖贺,她其实是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已经爱上他了。那时候他的生命已经几乎终结,他说过他爱她,他看上去也很爱她,但是他真的爱她吗……湖贺,只对自己隐瞒一切,只对自己虚伪,只是一直在欺骗着自己,而已。
但是只是看着他们在不明白事实和不明白自身的情况下,不顾一切的,幸福的相爱,就觉得是一件再美好不过的事情。虽然明白一切只是肥泡,美丽但是脆弱,一旦被穿透便会全部消失。这样的比喻虽然恶俗,然而真实。
相爱的过程总是非常复杂的,而且忧郁的。无论结局是美好还是悲伤。
但是谁都看的出她是一开始就爱上他的。与他们的师生关系无关,与他是否向她隐瞒自己的病情无关,与她是否以为自己真的要马上死去无关。她只是一开始就爱上了这个男人而已。
雏是个很坚强的女生,看上去。
看完以后忽然很慕那种最初开始的,青涩的,有初恋感觉的就像雏和祥台那样的男生和女生之间的恋情……如果现在还有人愿意和我谈这种恋爱就好了……可惜不但这样的男人不可能存在,而且我也早已经过了谈这种恋爱的年龄了。
但是看到他们在地下铁里的拥挤中握紧了手,还是觉得即使这样也很好很好,即使只有在没有人认识的地方握住手,幸福的感觉也便在那一刻被认真的,努力的握住了。好象只是地下铁的一闪而过,能够感知到这种幸福的人又会有几个呢……一起看的时候一直努力板着脸的人,也是看到这里,就不由自主的哭了。
世界上总有两个人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这个虽然尽人皆知,但是去努力寻找对方的人因该并不多,而寻找到了但却没有勇气去追求的人就更多,但是无论如何,就像红子说的,无论如何,两个人一定都不能放弃,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两个人都会太过寂寞了。
一篇东西断断续续写了好几次,最开始那种一直徘徊在心里挥之不去的感觉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变成回忆的东西。高校教师在我心里是一种让人想要保护的,珍惜的,艺术品一样的存在。
那块塑料板上用白巧克力在反面写上的I LOVE YOU,很久都没有被湖贺擦掉呢……那时候他又面对着那句告白拿起笔,也许是想重新加深那一夜的记忆,但是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无法握紧笔,死神的脚步声愈来愈近了……
同学始终坚持说湖贺是没有死的,但是故事中总应该有一些不是那么美好的事情存在。
也许人是籍由爱才活着的……雏说如果没有湖贺,她就会在做完自己所有想做的事情以后死去……她说她希望自己以后结婚,生两个孩子,做游戏的时候玩两人三脚,每次都拿第一名……也许是想要逃离什么而奔跑起来,却不知道前面究竟会是如何的风景……
比作爱更暧昧的是接吻,比接吻更暧昧的是拥抱,比拥抱更暧昧的是牵手……没有什么比两个人什么都不说,只是默契一样的拉着手,走在人来人往刮着风的大街上,更是让人感动的风景了。
不可以叹气哦……不是因为会长皱纹,是因为叹气的话,幸福会跑掉。
如果用物理化学数学天文原理来计算的话,两个人死去以后,理论上要过多久,才能够再次相见呢?时间似乎是可以计算出来的,但是地点和方式是一定不可能的吧……无所谓的,只要能够再次见到你就足够了……如果万一这个可能性也没有的话,仍然没关系,只要在这辈子我们可以相爱就足够了,只要在此刻……你是认识我的,就足够了。
如果可以把能够和应该忘记的,全部忘记就好了。
现在的天气是晴转阴,我已经好久没有经历过的阴雨天气,也许马上就要宿命一般的到来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一年前很喜欢的一个人,终究还是决定了要分手。但是一直在犹豫着不知道要如何告诉她。我们住在相邻的两栋楼的同一层,黄昏的时候经常会出来看夕阳……那时候就会大声的互相用喊的聊天,虽然只是在扯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但是她好象觉得很有趣的样子,表情也很高兴……但是那时候我心里一直在考虑怎么能够渐渐和她疏远两个人又不至于太尴尬的事情……有些讽刺的感觉。现在就忽然在想,如果那时候我看了高校教师的话……如果那时候看了的话,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吧……只是可能会更加伤感一些而已,觉得这个世界上其实是有那么多人虽然相爱但是却不能在一起的……
我把湖贺最后和熏偶遇的时候,对将要和别人结婚的她说的话写在墙上了。
“幸せになってくれ……”
请你,一定要幸福……能够幸福的人,一定要幸福。
“你知道吗?太阳的光要到达地球需要8分钟,也就是说,我们想在看到的光其实是8分钟前的。”
“温暖的光呢……温暖的,8分钟前的光线。”
……
“虽然现在已经不太有用了,但是可以答应我吗?”
“和老师的约定,一点意义也没有呢~~~”
“不要这样讲嘛……”
“那,什么事?”
“我不会叫不忘记我……但是你要适可而止……我希望成为你美好的回忆……那个,你不是说希望拥有自己的秘密吗?所以,把我当成你的秘密,偶尔想起就好……”
“然后呢?”
“交个男朋友啊……”
“讲的真简单……”
“不过一定要是个好人。”
“比你吗?”
“你不是说我是个恶魔吗?”
“惧怕寂寞的恶魔啊……”
“……然后有幸福的婚姻,生两个小孩子……运动会时玩两人三脚,拿第一名……你要答应我啊。”
“你是那种不会吃醋的人吗?”
“也不是啦……”
“那你会变鬼吓唬我吗?”
“不会的啦……”
“那如果我答应了,可以一直陪在你身边吗?”
“可以……”
“那好吧……我答应你。”
……
“老师……”
“觉得很安详的感觉啊……我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不会害怕吗?”
“身体已经没有感觉了所以不会吧……我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感觉了……”
老实讲,我觉得自己是个倒霉的人……还这么年轻就….”
“也是呢……”
“可是我遇到了你……你把支离破碎的我重组了起来……用胶水补起破的洞,把生锈的地方磨亮……一点一点,不管花多少时间……有时哼着歌将所有的东西都收集起来,没有遗漏……谢谢你……”
“恩……”
本来应该结束的地方又生出一点残酷的希望来,让已经准备放弃的绝望的人变的无所适从起来……这样是我希望的结局吗?究竟希望怎样的解决,谁也无法说出来吧……
雏的目光变的异常坚定起来。
“我们一出生,就必须面对总有一天会死的前提。虽然不了解这个前提是什么道理,但这是怎么思考也无济于事的吧。但我已经不会再感觉到恐怖和绝望,因为不论我变成什么样,都会一直活在她的心中……即使两个人相隔了数亿光年,即使那不是爱也不是眷恋,只要两个人互相渴求着,互相需要的感觉一直存在着……”
“老师……你相信奇迹吗?”
“不相信,以数学和物理的观点。”
“但是我相信。”
“你什么都相信呢……”
想。
刚刚有人说,外面已经开始下雨了。


【2005/08/06】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0) | TB(0) | ▲ top
贴怀旧之写真~~~~~~~
忽然好希望回到半年以前的时光。20050806023827.jpg

20050806023904.jpg

DSC00994.jpg

333.jpg



不指出是谁了哦~~~~~~~~~~~
看到以后想留言的可以用马甲随便回~~~~~~~~~~~~~~~~~~~~~~`
今天翻到很多以前的东西,好想大家……
【2005/08/06】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1) | TB(0) | ▲ top
自豪的来证明我可以在任何时间段更新……
最近睡不着觉达到了新的纪录……10天以来没有一天睡眠时间超过5小时的我……而且完全不感觉困倦,见鬼可……|||||||||||||
三昧阿,我好汗……我目前还不算在爬了,因为深刻明白自己腿脚爬不了那么高的墙了。
这个,一旦叔叔有演唱会的话,马上就可以看出来区别……相信我。
那些都是在浮气范围中任意发展起来的-口-||||||||||||||




另外,最近打算重新写同人……说了多少遍了,自抽|||||
【2005/08/05】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0) | TB(0) | ▲ top
jin前辈和jin后备~最初的美容室篇 翻译~
我是今天开始做美容师的赤西,请多关照!
多关照!是赤西君吧!
以后就一起工作了。
是的。
要好好的干啊。
明白勒。
勒什么勒阿!

那么从最基本的开始,今天教你洗头的方法。客人进来坐下后把椅子放平,开热水,然后有三件事情一定要问的。要记住。
第一是问热水怎么样?
热水怎么样?
第二是手力轻重合适吗?
手力轻重合适吗?
第三是还有哪里痒吗?
还有哪里痒吗?
这三件事情是很重要的。
明白了。
那么我现在扮演客人。
嗷!
嗷什么嗷|||||||||我可是前辈!
(装作客人进来以后)
欢迎光临!有哪里痒吗?
太早了!这么早就问哪里痒对客人太失礼啦,又不是洗澡!开始洗头以后才能问阿。
阿明白了。
明白了没有啊?三件事情不要忘记阿。
明白了……转椅子,放平……开始洗。热水怎么样?
没关系。
手力没问题吗?
没问题哦。
还有哪里痒吗?
没有了哦。
那这之后说什么啊。
是啊,没有确定说什么啊。
那,你的爱好是什么啊?
我喜欢打小钢珠什么的……
那你能不能借给我2000块钱啊?
问的过分了!给我把椅子转过来!你最后说什么来着?
转过来……
不是转过来!是借钱!不是说了要问三件事情吗?水量如何,水温怎样,还有哪里痒?(一一重复)炒你鱿鱼算撩!转过去!
明白了。那再来一遍吧。
水怎么样?
没关系。
真的没关系呀?
没关系的。
真的没有关系吗?
(重复5遍)
真的没关系啦!你问的太多啦!!!
但是,这水可是100度的阿……
烫死啦!你想干啥啊?
多谢大家观赏!!!!!!
【2005/08/04】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2) | TB(0) | ▲ top
岚第一场时候偷偷拍了张演出结束以后的照片。
20050804021829.jpg



今天回家以后看了大电的录像。
我一定要去迪斯尼玩鸦鸦鸦鸦~~~~~~~~~~~~~~~~~~~~~~~~~``
虽然对米老鼠无甚好感。
但是无论如何想做旋转木马阿~~~~~~~~~~~~~~~~~~~~~~~~~~~~~
还有今天在书店看到介绍j家的书,应该是民间交流机构出的,笑。
好多小道消息阿~~~~好好玩!
现在去做点翻译~~~~
【2005/08/04】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0) | TB(0) | ▲ top
今天和小三yy各种配对的内容。
原文引用如下:


話說一切從我對斗真的hc開始,“斗真的手真白啊,口水中……”這樣對阿太感歎。
於是阿太想到了一種食品:“有一種豬蹄,做好以後放在流動的水中浸三天,拿出來以後會變得非常白,如同你對斗的手之形容”
我汗灑一地,問說“是不是蹄筋也特別好吃?剛想說不過他手上血管很明顯,其實那是蹄筋吧= =”
阿太答:“當然。。。連骨頭都特別好吃”
之後……她又想到了一個故事:“據說是之前一個和尚,做好了豬蹄要偷吃,忽然被師傅發現了,只好臨時丟到山邊的小瀑布裏,三天以後去找回來,捨不得丟就吃了,於是有了這道菜,只是我忘記名字了”
於是兩個人開始yy這個素材,可以用來寫同人。提綱如下:
山下君一直想摸斗的手,但是斗不讓摸,山下同學鬱悶之中只得一個人啃豬蹄,然後他突然發現:豬蹄和斗的手其實是有相似之處的!!!據說因為山經常說以後要和仁一起去夏威夷定居,說過太多次,以至於飯都說這個已經聽膩了,要他換一件事情說。但是他倆去夏威夷定居,斗怎麼辦?答案是——賣豬蹄。如果斗甩掉了山,山就和仁去夏威夷定居。然後仁也有理由正式拒絕龟的追求了。既然山去了夏威夷,斗辛辛苦苦做出來的豬蹄就沒人吃了,所以,斗去賣豬蹄,發現菜市場已經沒有攤位了,於是他就跟賣鱉精的龟商量,兩個人輪流用一個位置。龟斗這個神奇的cp就是這麼產生的!(憋精聽起來比豬蹄貴,斗真賺了)斗賣的是那種水浸三天的豬蹄,中華牌的。(龟賣的是假貨…………)然後他倆聊天。斗說,從前山最喜歡吃這種豬蹄,但是不知道原因……後來龟看了看斗的手,說:你做出那麼多水浸豬蹄,難道還看不出來他為什麼喜歡吃嗎?斗說,我給他做過那麼多水浸豬蹄,手全讓水給泡白了。
以上。
傳說中的龟斗之豬蹄男和鱉精男市場對話。



是不是全部笑倒下了??????哈哈~~~~~~~


另外,我打算去入个jr情报局,虽然寄明信片有点那什么。但是大概能抽中以后演唱会的票子,就省事了。
所以,我决定那什么一次。

【2005/08/03】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3) | TB(0) | ▲ top
| メイン | 次ペー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