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この記事のURL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夏之名前(4)
(4)
当我们在匆忙行走的人群中眼神终于相会的时候,最终电车合着铛铛铛的警铃声开走了。我忽然产生一种我们是两个被遗弃的人的错觉。一瞬间涩谷的繁华街变成没有月光的沙漠。
但是她反而很激动,眼泪也似乎要掉下来。
“我没有很难看吧?”她摸着变短了的头发含着泪笑着问我。
“哇!可爱死了!”我夸张的作出被箭射中的姿势。
从那时候我的大脑忽然奇异的开始两个轨道一般的运转,一个是过去,一个是现实。

那天晚上勇介有给我打电话,说抱歉之类的话。
我请他帮忙,因为刚才告诉了家人我今天晚上住勇介家不回去了。
“为什么?”他语气里带着狐疑。
“错过了终电啦。”我说,但是没希望他会相信这样的谎话。但是出乎意料的勇介没有问下去,也没有念我是笨蛋,只是很干脆的说,那好吧,但是别忘记明天的排练。
但是我忽然觉得他在挂掉电话的时候什么都知道了。我今天的直觉真是奇怪的过分,甚至开始莫名的不安起来。然后很快就忘记了。
我去了加代的家,她一个人住。她说在附近念专科学校,打些零工。
“没想到能再见到你呢,我。”她端着热茶,小小的抿上一口:“不过,英喜好像和从前不太一样了呢……”
“怎么不一样了?”我笑。
她凑近我,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我们很自然的开始接吻,开始脱掉彼此的衣服。好像电视剧的情节安排好的一样,我们已经谙熟剧本,只是忽然找到时机来演出来而已。
我们在她浅蓝色的床上做爱做的事情,最开始还有一点生疏,但是很快的就陷入进去。
细节模糊。我记得后来睡着的时候她把棉被盖过我露在空气里的肩膀,然后把我的头轻轻搂在怀里。
这个世界上会这样对我的,大概只有加代一个人了。
不知道她当初因为什么原因开始讨厌我提出分手。只记得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感到生活的不安定感,让人没有特定频率的会偶尔感觉恐惧。
人对第一个身体上的对象总是怀着依赖感。然后有一天忽然无法再依赖对方,短暂的忧郁之后是可以明显意识到的成长。
在分开的这段时间里,我们是怎样的成长着呢。
成长成为了什么样的人呢。
我心里叹息了一声。阔别了很久很久的叹息。

早上她送我出门的时候依旧睡眼惺忪,帮我整理一下领子,小声地说:“昨天跟你讲的,还记得么?”
“什么?”
“你跟从前不一样了哦。”
“从前的你不会这样让人想去宠爱哦,只是经常会惹人恼怒。”她嘴角扬起来。
“那么要继续宠爱我。”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着说。
“英喜……好像是在被爱着的样子呢。”她歪着头:“是谁呢?”
“哎,不知道哦~ ~”我伸个懒腰。刚把胳膊举过头顶,她忽然抱住我。
“给我打电话,还有,有时间来找我。”她的声音埋进我的制服里,听上去闷闷的。
我也紧抱住她,给她安心的答案。


后来我明白那只是逃避的方式一种,就好像一般路盲的人反而会随心所欲的乱走起来。懒得看地图,懒得寻找路标,懒得向别人询问。
而且,又有谁能回答我呢。
再过几个小时又要和勇介见面,我可以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笑脸依旧。
在车站口查看了一下手机,原来他后来又有打电话给我。
勇介的名字静静的显示在屏幕上。凌晨4点32分。这么晚,或者说这么早。
我忽然想,这个是,地球上几十亿个人中,我喜欢着的那个人打给我的电话呢。
我颤抖着呼出白色的气息。
冬天是不是可以快点过去。


-----------------------------------------------------------------
快要把colorful听烂了的某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5/10/27】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段落 | CM(1) | ▲ top
<<学校门口修二和彰的大看板…… | メイン | タイトルなし>>
コメント
デバッグ手法ポータル
デバッグの検索サイト。デバッグルーム、ECLIPSE、JUST?IN?TIME、JAVASCRIPT、PHPなどデバッグに関する各種情報をお届けしています。 http://allsix.tallmadgetitans.com/
【2008/08/30 13:59】| URL | 名無しの権兵衛さん #-[ 編集] |  ▲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op
| メイン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