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この記事のURL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華麗麗的日子
(1)
午夜的时候,周小智终于喝醉了。他颤抖着右手的食指和缠着邦迪的中指磕着烟灰,最后一个空啤酒的酒瓶子倒在他的手旁边。他愣愣的盯了被韩纯找出来的一个暂时充当烟灰缸的玻璃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开始断断续续的说话。
韩纯看着他说话的样子心想:果然是没有酒量可言,只不过第五瓶啤酒而已。
她自己是很能喝酒的,但她并不讨厌这样不会喝酒的男人。
“你知道我和小真是怎么认识的么?恩?……我从来……从来没有跟你们说过,其实啊……那个……”,周小智揉了揉鼻子傻笑着说。
大概半年多以前,春暖花开的日子。周小智中午在单位吃完饭以后像平常一样去外面散步,他清楚的记得那天风有点大,但是为了不让脂肪有机会囤积在他近三十岁的腹部,他依旧很有原则性的围了条围巾出去了。
他去了马路对面不远的一个卖盗版的电子市场,他热爱各种盗版纯D盗版PC DVD盗版软件盗版游戏等等,那时候那种PC DVD出现在市面上,他马上就爱上了这种D版碟所以经常去淘,然后整晚一边挂在网上聊天打屁炮天涯一边看那些动画片电视剧,从前他是很喜欢玩游戏的,但是后来他觉得自己已经过了适合玩游戏的年龄也失去了玩游戏的某种程度上很需要的激情。
他压根没有想过那天会发生那样的事儿。电子市场里的人很多,他正在认真的翻看那些火影忍者海贼王猎人名侦探柯南网球王子甚至水果篮子甚至魔卡少女樱,一边疑惑的思索这些究竟是什么概念的影视作品,忽然不远处的大门被七八个戴大盖帽的卸了下来,柜台上摆满的一箱箱碟子被掀翻在地上,女孩子的声音马上尖叫成一片,几个反应快的店主马上带着自己放钱的小包四处开溜但是基本上又都被堵了回来。
他明白是整治反动淫秽盗版音像制品办公室的人在活动了。
他不慌不忙的抄起八九张碟子放进自己的包里,然后若无其是的小吹着口哨退到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看着得意洋洋的警察们揪住店主挨个问话,一边无聊的等这一切快结束。
这时候他感觉身边一个男孩的手握住了他。
那孩子低着头,发捎遮住了眼睛,看身材打扮都是个十几岁的学生,斜背着书包。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拉住了他的手,手指凉凉的。
“叔叔……我们不会有事吧?”这孩子说话的口气非常担忧。
他忽然想笑,但是忍住了。
“你跟着叔叔,别放开手,没事的。”周小智说了句很不符合实际情况的话,他知道自己撒了慌,微微有点脸红。
那孩子显然相信了他的话,自始至终都一直拉着他的手没有放开,等周小智意识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也在紧拉着那孩子,而且把另一只手也覆了上去。
好在他马上意识到,然后迅速收回那只多余的手。因为这种情况看上去简直是他在趁机吃那好看的骨节分明的手的豆腐一般。
显然那孩子并没有这样察觉到。他心目中这个此刻很值得信赖的叔叔是从那时候就开始打他的主意了。
韩纯在茶几下面握紧了拳头,看着这个话已经说不清楚的男人,终于还是把拳头捶在了茶几上而不是他的脸上。
关于周小智和自己弟弟的事情她已经是第三次听了。每次周小智喝醉以后就会开始讲他们的事情,她每听一次仍旧会愤恨的想,自己纯洁可爱善良无邪,傻傻的,甚至有些反映迟钝的宝贝弟弟就是这样被一条披着羊皮的狼用一个小小的谎言就骗到手的。而她居然对这样的周小智讨厌不起来,因为无论怎样说他确实不是一个坏人,甚至说得上是个还不错的男人。当韩真颇不好意思又好象下了很大决心一样的对她说:“姐,我想有件事儿必须告诉你。”的时候她就马上产生不好的预感,脑海里立刻无原因的浮现出周小智阴谋得逞以后龌龊的笑脸。
面前的周小智熄灭了烟,把红通通的右脸贴在玻璃桌面上,眼神迷离。
“后来那帮人撤了,我把他领到外面,中午的太阳正暖和。我跟他说,没事儿了别害怕了,快回家吧。他说谢谢叔叔,一抬头露出头发下面的眼睛,我的妈呀……真好看一小孩儿……”他咳了两声,又接着说:“我就问他喜欢看什么碟。其实那都是次要,关键是我觉得就这样让他走实在是太不甘心。他说看日本动画片儿,我就问他喜欢看什么样的动画片儿,其实他说什么我也都不怎么知道,主要是想多跟他说两句话不是?他说最近在找……找那什么?”
“克洛洛军曹。”韩纯提醒他说,每次他说到这个地方的时候都要或长或短的卡一会儿想一想,所以韩纯干脆给他接上让他的回忆录顺利的进行下去。
“对对,就是那个……我一想哎呀,这不是刚才我顺手塞起来的一堆碟里有一张吗?……”周小智忽然回光返照班的猛的坐起身来使劲瞄了几眼墙上的钟表,说:“已经快一点了?”
韩纯说:“可不是嘛?小智啊,你跟真真吵架以后来我这里诉苦的时间又达到一个新的记录了。”
周小智摇晃了一下脑袋说:“不是,我是说那个,展俊今天晚上不回来了?”
“我老公今天飞伦敦。他忙的很,不像某人。”她白了一眼周小智。
周小智什么都不说了。
韩纯其实很想让他继续说下去,她一直在关心着自己的宝贝弟弟是怎样被周灰狼一次一次的从学校约出来去继续在各个卖盗版碟的地方淘碟,去打电玩,去吃饭,甚至还一起去周边的一个景区旅游了一次,然后最重要的,这条狼究竟和韩真发展到哪种地步?接吻恐怕是早就有过了,甚至当着她和她老公的面就演示过一遍,虽然是被展俊唆使的,但是还是刺激的她几乎瞬间脱水……那之后有没有发生什么更进一步的事情呢?
韩纯又一次被这样的问题困扰的开始头痛起来。
“小纯……我对不起你。”周小智嘟囔着小声说了一句。
韩纯觉得自己的头发根一下子竖了起来,鸡皮疙瘩也起了全身。她拉住周小智的胳膊有点急切的问:“你怎么对不起我了?你把我弟弟怎么样了?喂喂你说啊周小智!”
但是周小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韩纯按着太阳穴背靠着沙发闭上了眼睛。看来自己又要被这问题继续困扰下去了。虽然当初默认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么多,只是被周小智的认真和自己弟弟从来没有过的坚持打动了,但现在她又实在不好意思亲口去问这两个人,然后她有在想该不会是两个人已经发展到最后了吧?真真啊,姐姐一向好强,没想到到头来自己的弟弟要吃这么大的亏……于是心情渐渐的复杂起来,想起明天还要上班就一阵心烦,看着对面的男人,睡着了依旧皱着眉头,苦恼的表情看上去竟有些可爱。
我的更年期会提前二十年到来也说不定,她无奈的想。
努力的把周小智从椅子上拽起来拽到当客房的那间卧室,给他脱了鞋子袜子松了领口。周小智其实是个爱干净的人,他的衬衫领子里面洁白洁白的。韩纯架着他的肩膀心想当姐姐的容易么还要伺候弟弟的男人,他的脸靠近她的脖子的时候忽然迷迷糊糊的说:“小真……小真……”
“恩恩,干嘛啊?”韩纯犹豫着要不要帮他把皮带也解开。
“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你……”这沉重呼吸着的男人忽然分外清楚的说了一句。
韩纯还是下了决心伸手帮他解了皮带,下一秒她猛的被他紧扣住手腕,然后被压倒在床上,气味混乱的嘴吻了上来,丝毫不留给她缓气的余地。她惊呆了,因为她从来没有被这样狂乱的吻过,也没有过这样忽然被袭击而带来的特殊感觉,以致于她一时忘记了究竟该怎么做。任周小智的唇舌在她颈间肆虐游走,手也伸进了衣服里面。被那种火热刺激到皮肤,她才惊叫出声来。

(2)
第二天周小智理所当然的翘了半天的班——当然表面上的理由是头痛。其实实际上他也是很头痛的。他睁开眼睛咳嗽了两声发现韩纯家里空空的只有自己一个人。睡姿不当导致浑身若干处关节都酸痛不已,头部所有的神经更是如同要起义一般用无形的尖刃努力的戳着大脑皮层头盖骨和那里所有的皮肤脂肪毛孔。这个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宿醉,五瓶啤酒就可以造成如此逼真严重的宿醉效果,世界上估计只有姓周名小智的这一只了。
一开始他还是很努力的想去洗脸然后冲去单位的,但是他去洗脸的时候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呈现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状态。右半边脸似乎变胖了,嘴角也有很大一片淤青的痕迹。然后他马上打电话用那种浑如天然的沙哑病态的声音对他们头儿说,我今天无论如何,不能去上班了。
没等对方答话他就挂了电话,心想爱咋咋地。
他重新仔细端详着自己的脸,蓦的一股寒意涌上了心头。
他恍惚的从镜子里看到了韩真的脸,甚至还是静静的流着泪的表情。
他心乱如麻的在桌子上留了张道歉的纸条,想了想又在后面加了一句,我昨天喝醉以后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至少自己身上还好好的穿着衣服……他安慰自己,同时拼命要自己忽略那解开了的皮带。外面的秋阳已经很高了。摸出身上仅有的一块钱,在摇曳着斑点阴影的银杏树下的车站等了十五分钟周小智像逃亡一样的登上了回家的公共汽车。
(与此同时,让我们用蒙太奇的手法忽忽忽的换一个场景来看看,这里是韩纯的办公室。注:作者并不明白什么叫做蒙太奇,但是她希望各位读者可以自行想象。)
韩真两只手围成圆形,捂着一只散发着热气的咖啡杯盯着办公桌上的电脑看动画片,不时抽一下鼻子。穿着牛仔裤看上去形状可爱的膝盖打开又合上,合上又打开,频率正和钟表的秒针运行的频率相符。
“小真,你该剪头发了吧。”
(摄影师麻烦给这边一个镜头^_^)
说话的男人坐在韩真身边,通常来说能把西装穿的很帅的男人一般都身材修长面孔英俊逼人,笑起来能让方圆N公里的雌性生物华丽丽的飙着鼻血幸福的离开人世。但是很可惜,韩纯千挑万选的老公虽然穿着西装然而并没有具备这样的条件。 第一次看到姐夫的时候韩真只觉得自己的姐姐肯定是已经自暴自弃了。但是后来他才发现这个男人笑起来有无与伦比的亲和力,隐藏在亲和力下面的是一眼看不到顶的智商。而关键的是从他表面的亲切上并看不出他特有的狡黠。
据说这样的人是做保险业的天生绝品人才。只是展俊不太喜欢这种靠咒人出事骗人钱财的工作,所以他凭借其恰倒好处的身高去报名开飞机。和韩纯遇见的时候他已经当上机长了。韩真看着他再熟悉不过的真诚笑脸摸了下遮住眼睛的流海说:“恩,明天就去剪。”
“别想太多了,明天好好去上课吧,再开学可就是大学生了。”展俊挂了一下韩真的鼻子:“好了,别再哭了。”
“恩,我把这集看完。”韩真喝完了咖啡,舔了舔嘴唇。
仁绝对是喜欢无幻的。他把碟子从光驱里拿出来的时候稍微这样的想了一下。周小智也绝对是喜欢我的,只不过他是个笨蛋。
韩纯认真的打量着她的弟弟,没有经过任何化学物质破坏过的头发听话的垂下来,规规矩矩的条纹衬衫和牛仔裤,领口里露出的小小的喉结略显不安。脖子和锁骨处的皮肤干干净净,一个不应该有的暧昧记号也没有。她象征性的松了口气。韩真背上书包走了出去。门关上的一瞬间展俊叹了口气。
“小真还真是喜欢看动画片啊。”他说。
“只看日本的而已,超人他不看的,波波安也不看。”韩纯纠正道。
“什么是波波安?”展俊说完以后摆摆手说:“得得我又问没用的话了,别再念了……我就是那种发现不明白的东西就要问的人嘛,当初结婚的时候就告诉你了。”
韩纯下意识的拽了一下衣领。
“我看见了哦。”展俊忽然收起了笑:“你还是告诉我吧,怎么了昨天晚上。”
“我揍了他了。”韩纯扭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
“这个倒是次要……”
“次你个头!我是你老婆也!”韩纯一拍桌子。
“……我还是去毙了周小智那小子吧先。”展俊收回本来要说的话斩钉截铁的来了一句。
“不行啊……他翘掉的话,小真又会哭了。”韩纯又拽了一下衣领:“算了吧,反正他也不是故意的。”
“而且那时候……他还是叫着小真的名字呢。”
“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撮合他们和好?还是干脆跟小真说以后不许再理周混蛋?”韩纯叹着气说。
“但是他们一开始为什么想要在一起?”展俊忽然问。
“我们为什么想要在一起呢?”韩纯像想起什么一样的问。
“因为相爱啊。”他笑着说。
“老公?”她歪了一下头说:“亲亲我。”
他们有点寂寞和无聊的接了一会儿吻,韩纯把头埋进了丈夫的怀里。
“他们为什么又开始吵架?”展俊想起了这个实质性的问题。
“不知道也……”
“什么时候开始吵的?”
“上个星期……小真刚过了18岁生日,大概那时候吧。”
展俊眯着眼睛想了一下,然后又笑了。
“没事没事,昨天的事情都不要追究了,他和小真之间的事情只有他们自己去解决啊。”
韩纯不放心的从鼻腔里哼出没有意义的声音。

韩真走在秋天的下午的阳光中,这个城市的秋天很短暂,所以他十分珍惜这个季节里的每一个日子。此刻他走在他平时经常在走的那条路上,路边的银杏树叶一簇簇的绚烂金黄。他路过了刚离开不久的中学校园,银杏叶飘落的秋天里略显忧郁的行走中的美少年,这场景吸引了几个坐在教学楼的窗边被高三补课压迫的神经几乎暴走的女高中生。
每一个秋日都是华丽丽的。
除了小风灌进脖领子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好冷。
韩真摸出个一元硬币来在青色的路砖上蹲下来,往天上一掷,看着它翻转着掉在地上,滚了两滚,然后终于停了下来。
他看了看,然后拾起它,转身向不远处的公车站牌走去。这一元硬币的命运就这样从吃一烤肠变成了坐一趟公车。
还是去找那个人吧。

(3)
韩真确认了一会儿才发现那个牵着狗的男人确实是周小智没错,他蹲在车棚旁边,拉着一只黄色的小狗的两只前足笑的春光灿烂,在透着寒意的秋风中,他毅然的光着上身只穿了条睡裤。小狗跳到旁边的小树旁开心的抬起一条后腿哗哗的小桥流水起来,周小智笑着笑着一抬头看到韩真带着没有意义的微笑站在不远的地方。
“邻居家的狗,让我帮忙看一会儿的。”他解释到。
从楼上一扭一扭的下来一个穿着短裙的妖艳女人,喳喳笑着老远的地方就开始喊:“哎呀哎呀,妈妈回来了儿子,乖~~咱们走吧~”然后牵上小狗回头对周小智抛了个媚眼转着调子说:“谢谢你啊,帅哥~”
周小智还没来得及挤出一个和她相配合的笑容,就瞥见一旁的韩真已经半蹲着扶着墙作哇哇吐状了。
然后他抬起头用虚弱的眼神看了看周小智说:“帅哥……你好勇猛啊。”
周小智谦虚的说:“不,其实我是很冷的。我下来丢个垃圾而已,她就把狗交给我说让我帮忙看一会儿。”
“恩,还称赞你长的帅呢。”韩真补充说。
两人悄无声息的对峙了一会儿,周小智像往常一样抢先败下阵来。他换上柔弱的表情说:“小真你别走……进屋去吧,外面好象风挺大的。“
“跪下。”韩真指了指地面。一般来说周小智总会随便回答几句话然后他们就会一起笑起来,即使稍微闹了点矛盾这句话也经常是和好的信号。韩真说完以后就条件反射的轻松起来,他等着周小智走过来像平常一样抱住他在怀里揉上一通,然后会有一个吻轻落在唇上。
但是这一次,周小智沉默了几秒钟以后,慢慢的双膝跪下在韩真面前的地面上。一阵风恰倒好处的吹过来,附近的树叶姿态绝美的飘过,他赤裸的上身浮起一层鸡皮疙瘩。
韩真颤抖了一下。
他善良的本性在那一瞬间史无前例的强烈爆发了出来。他扑在周小智身上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紧紧的抱住了他。
“小真,我对不起你。”周小智咳了一声,咽了下口水说:“昨天晚上你看到了吧。”
“你干什么啊,快起来进屋去!”韩真想拉他起来。
“小真你听我说……”他伸出手抱住韩真宽松衬衣下面纤细的腰。
“不用说了……”韩真的善良终于达到了有史以来的颠峰:“我都知道的……我相信你。”
周小智知道这时候他什么也不用说了,他抬起韩真的脸深吻自己傻的可爱的小情人。
那天晚上韩真在周小智家继续看他的混沌武士。他一直看的很投入,看到第十六集的时候,他看见无幻在升起的蓝色气泡中向深深的海底沉下去沉下去,冲绳的老人们经常唱的那支歌忧伤的宿命般的响起,他想要遗忘一般的回忆着。
韩真忽然变的很忧伤。他觉得喉咙里变的很痛。他想人终究是要活着,只要活着一切都会回归到风平浪静的。而谁喜欢谁的问题已经变的无所谓了。
“喂,周小智?”他推推身边的人。
“什么?”
“我想听你说句话。”
周小智凑近他的耳边说:“我喜欢你。我这世界上最喜欢的人就是你。”
(作者有因太肉麻而产生不良反应的担心。但是目前为止她觉得自己还能忍受。)
“前阵子为什么生气?我无论如何想不出原因。”周小智接着说,同时心里默念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韩真的脸微微一红,犹豫了一会儿说:“……我上星期过了18岁生日。”
“那天我没有做什么让你生气的事情吧?”
“别再把我当小孩子了。”韩真把脸埋进膝盖里。
那一集后面的情节他都没有去注意,然后片尾曲就开始了。他觉得眼睛有点疼,于是去摸桌子上的鼠标,但是周小智忽然握住了那节手腕,这一次他清醒的很。
他很快的觉得浑身躁热起来,他看见被他压在身下的那个人以一种开放的姿态将脖子向后伸着,漂亮的下颌曲线在电脑显示器的光线中呈现的极度性感。在他稍一愣神的时候那双手从背后伸上来试探一般的勾住了他的脖子。
周小智终于失去了理智。
坐在家里的韩纯忽然间感觉到很不安,手也原因不明的开始颤抖,拿不稳东西。她冲到电话旁拨韩真的手机。
但是韩真早就有准备的关机了。
她忽然想,有些该发生的是不是终于发生了。然后她仔细思索自己考虑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怎么也想不出来。


“我还是回家去吧。”韩真第十二次说出这句话。
“你就那么不想跟我呆在一块儿?”周小智第十二次露出失望的表情。
“姐姐会骂的。”韩真权衡了一下说。
此时他们已经站在韩纯家楼下,第十二次的接吻。然后韩真终于从他的怀里溜出来走上楼去。
生日那天晚上心里慌慌的洗过澡在他家里等了他一整晚的事情就不要说了吧。韩真吐了下舌头。
他拿出钥匙开了门。
韩纯和展俊并肩站在他的面前,忽然,两个人的眼睛里放出意味不同但同样异样的光彩。他们纯洁善良可爱无邪的,傻傻的,甚至有些反应迟钝(或许应该将这句话收回。By/作者)的弟弟,领口上方原本干干净净的脖子上赫然印着一个挑衅一般的鲜红吻痕,而脸上还带着掩饰不住的幸福表情。
韩纯有些绝望的什么也没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展俊走上去拍了拍韩真的肩膀说:“好好休息……”然后转身,在谁也没有看到的情况下微笑了一下。
楼下没走多远的周小智手机嗡嗡的响起来,他一边走一边接起来。


——小子,照我说的做了没有啊?

——姐夫大人吩咐的我能不听吗?您看小真他不是活蹦乱跳的回去了吗?

——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原谅你昨天晚上发酒疯。(怒)

——姐夫我错了……

——这笔帐先欠着,以后看我不整死你小子。

——(沉默了一会儿)展俊,谢谢你。

电话这边的周小智停下了脚步看着脚边散落的扇形树叶,深吸了一口气说:
“也许你们一直觉得我为人不可靠……但是我我能忍耐到今天,完全是因为我太珍惜他了。”
“所以,我以后会更加珍惜他的。”
…… ……

“姓周的混蛋,我他妈的宰了你!”电话那头愕然传来韩纯的喊声。
周小智浑身的血液停止循环了三秒钟,再听,电话已经切线了。但是他隐约还是听到展俊那人畜无伤的笑声从哪里传了出来。
一片叶子如祭奠一般掉落在他的头顶。
周小智楞了一会儿忽然笑了出来。
他想,这是多么华丽丽的日子啊。




----------------------------------------------------------------
自分感想:あの時の自分、やはり面白かった。ふううううう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5/07/29】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段落 | CM(2) | TB(0) | ▲ top
<<貌似字体可以正常显示了。 | メイン | 曼秀雷敦广告台词翻译……>>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huatai.blog11.fc2.com/tb.php/12-5e4f859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コメント

又见这篇文……
小真无敌继续疼爱中
活活活~
【2005/07/30 01:02】| URL | y #-[ 編集] |  ▲ top


哎呀呀,其实我自己最喜欢这个了~~~~
只可惜有些字看不清楚。
影响效果了。。。。。。。。
【2005/07/29 23:30】| URL | 花 #-[ 編集] |  ▲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op
| メイン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