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この記事のURL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pop star继续继续
所以我也不能输给喜多川爷爷我也要制造奇迹……更新同人- -
--------------------------------------------------------

见到佑树还是在8月的时候。没有想到能再次见面。高中时候一起打篮球的时候认识的。不可否认他的球技真的很烂。
盛夏的中午被经纪人叫出来,有个人想要你见一见。简单的一句话换的烈日当头。大概是阳光太强烈,所以看到佑树的时候意识一瞬间不太真实。他穿着上面印着简单的字母的白T shirt和牛仔裤。头发束在脑后。好像比之前更高了点,不知道球技有没有长进一些。
那天一直在咖啡店呆到天。其实事情很简单两句话就说得明白,但是不花上那么长时间就说不出来。关于乐队的事情。因为想做一些别的尝试和发展,所以想加入一些乐器。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样认识的。听佑树说当初经纪人找到他的时候他自己也觉得很有趣,那个wentz阿,其实我认识他的,就是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了。
当时马上想到的就是这个。他笑了。眼睛很亮。

干嘛一付没精神的样子。虽然我篮球不怎么精通,乐器还是会一点啦。

一般说自己会一点什么的人,通常都是非常了得的。
天才钢琴少年中村佑树,高中时候拿着奖杯的照片一直挂在学校的走廊里。虽然我去学校的次数没有一般学生那么多。

中村佑树。就是那个阿,我毕业以前认识的,算是朋友吧。钢琴很牛,萨克斯也会吹得。让他加进来如何?
这样的对话在脑海里想了很多次,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偶尔提及一下,最近和以前的朋友联系上了,原来那小子还在弹钢琴阿,之类的。后来开始三个人一起在录音室里写歌,甚至排练的时候也有一起合过音。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预感事情不会进行的这么顺利。他一直不肯表态,而我一想到两个人会发生争执,也许会好几天都不说话就觉得心里莫名其妙的难过。
事务所的人也来来回回说了好几次,我每一次都装做很大人的样子说,再等等,再等等看。
大概是因为,太珍视两个人的关系了。生怕会因为不经意的一点罅隙而轻易被破坏掉。
不过倒是经常单独和佑树见面,吃饭,唱歌,说些从前的事情。

我是没有关系的拉,你们慢慢决定就好。他笑起来有种不经人事的温柔。
恩,不好意思。我反复的摸着袖口的扣子。
都说了没关系的。
佑树,我抬起头看着他说,你想跟我们一起吗?
他沉默了很久,然后说,我也不知道。

他家里的事情还是通过以前的朋友听说到的。才明白原来父母双亡这种事情不仅仅是在故事情节里才会出现的。但是他笑起来并不显得沉重,反而有一种放弃之后的轻松感觉。
我不知不觉开始担心他像风筝一样,虽然飞的自由,但是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忽然消失的干干净净。


03年底。被告知说,差不多该cd debut了。
最开始知道消息的是我,然后是他,然后是佑树。然后忽然醍醐灌顶得明白了。大概,事务所是希望三个人以乐队的形态出这张地下cd。
我从来没有这么急躁过,来来回回的在房间里走了好几回,去阳台上吹了好几次风。直到他的电话打来,手机忽然间震动的慌慌张张。
瑛chan,怎么办?
他的声音听上去平静,但是我知道他花了多大力气隐藏那些不安。
总之我先去找你吧。
……嗯。
忽然平静了下来。觉得该来的总算来了,然后就是要硬着头皮抗过去。人生就是这样反复的过程而已。
他过来找我花的时间出奇的长,或者说纯粹就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他其实应该是很快的过来的,开门的时候气喘吁吁的样子。

那个秋天的第一场雨,就是在那一天降临的。
他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多话,我几乎都没有听明白。最后实在受不了,干脆把电视关上。站起来说话,好显得我比较有气势。
有什么想说的就痛快说出来好了。佑树是我的朋友,所以我没有说话的立场。如果你再不强势一点,说不定真的就要出一张三个人封面的cd了!

说到最后几乎是用吼的力气,不然根本没有勇气全部讲出来。但是全部说出来的那一瞬间才突然明白,原来自己的潜意识里,果然还是不希望佑树变成我们中间的那一个人,不希望我的W和他的T被拆开,然后拼凑成一个其它的什么名字。
气馁。原来这么长时间以来希望能借一点力量给佑树,其实都只是假惺惺的自我陶醉。
人看上去纯洁的外表下面,有多少东西是预料不到的呢。
我也很想问为什么阿。
然而他只是静静的想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们谁,是不是搬个家比较好。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如果加了keyboard进来的话,家太小怎么凑在一起写歌哦?
还有队名,怎么改比较好?
叫yet好了,yuki,eiji和teppei。恩……可惜就是不够响亮。
好吗?瑛chan。
他笑着问我。
……还是不要了吧。我说完以后也忽然笑了出来。
彼此心照不宣。
04年初,cd debut.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两个人都高兴的像小孩子一样兴奋的在录音室里抱着打转。
那一年最棒的毕业礼物。
毕业的季节即将到来的时候感觉十分不可思议。这一天终究也是到来了呢。
在遇到他以前,明明都已经放弃了很多次。觉得这条路已经走了很长,这个世界已经生活了很久,怎么样能够恢复最最开始的心情就好了,彻底作另外一个人就好了。
年少特有的迷惘,笨蛋一样的勇气。花费了一年时间去尝试,结果还是做什么都没有头绪。
开始决定和他一起开始唱歌,也只是随手抓住的救命稻草。究竟能撑到什么时候,已经不再自己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但是徹平不一样。对于他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最开始站在街头时候,面对寥寥无几的听众依然很用力的唱下去的侧颜,让我经常觉得慕。
要感谢他的无畏和努力。让我觉得多少也被赐予了一些坚持下去的力量。

多少带着些不安,cd录好了。
总要去吃点好的庆祝庆祝,他伸着懒腰说。
于是我们去吃拉面。两个人都吃的很没出息。
呐,其实一直以来,都要谢谢你来着。
既然说是庆祝,不说些值得纪念的,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说的话显得有点不够意思。
恩,那这顿拉面你请客吧。他笑起来。

就那样拥有了第一张自己的cd。结束了street live。好像人生的第一幕戏落幕的感觉。
总要有结束,总要有开始。
那段时间一走进自己家的阳台里,就会想到那天晚上两个人在微凉的夜风里坐在阳台地上的情景。那种第一次体会到所谓惘然的心情,突然一瞬间想哭得冲动,揣测着对方的念头,以觉得风冷为借口紧靠在一起。除此之外也无能为力。
不知道那样过了多久忽然接到佑树的电话。他的声音听上去像夜空里忽然飞过的一只没有名字的鸟一样柔软。
然后他就那样毫无征兆的悄无声息的退出了。
出cd这种大事情,还是饶了我吧。他笑。
原来03年注定了要这样子结束。多少带着些背叛者的罪恶感。还有快乐之后的小小失落。
还好那时候的自己还是小孩子,不管觉得自己怎么体会到了大人的苦恼,也很快能忘记。

只是我还是被迫掏了两人份的拉面钱。
呐,我说……
什么?
对不起。

说完以后他有点尴尬的把头转向一边。
没关系,至少我们还在一起。
我心里这样说。
如果说是一年过去多少有了一些成长的话,是知道了去珍惜对自己来说宝贵的那些东西。



----------------------------------------------------------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这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6/01/31】  この記事のURL | 花の言葉 | CM(2) | TB(0) | ▲ top
<<radio番組 | メイン | 今日のhey!X3>>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huatai.blog11.fc2.com/tb.php/230-edb9fd6e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コメント

恩哪~~我的期待终于来了~~
啊,我有点混乱的~~也要去翻下前面的~~
最近又重回某团的怀抱~~*老头,你的目的达到了~~|||==
【2006/02/01 08:43】| URL | lolastella #-[ 編集] |  ▲ top


一会要去翻翻前面的= =

在家郁闷啊~~用电脑要排队……而且好不容易有的用还没法登陆FC2~~不能自己更新只好到处流窜灌水了……
【2006/01/31 21:37】| URL | hohomeme #-[ 編集] |  ▲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op
| メイン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